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梦醒[味音痴]

#cp向:味音痴
#病症设定:幻想症
#英视角。两年前的老物修修改改放上来,可能有很大的ooc,慎入。



【一】
      “亚瑟,对不起…我还是选择自由…”
        你选择了自由,却没有选择我。
      “亚瑟,你曾经那么强大,但…”
        因为,我不会对你下手的,笨蛋。
        雨下得真大,打在脸上似乎也有了实质的同痛感。   你也会疼吗?阿尔。
        等等,这是那一天吧?为什么会梦到那一天!
        就算是在梦里也不放过我吗…
        醒来!要醒来!不要那一天!
        床上的人缓缓睁开眼睛,眼帘下绿色的眸子中闪过了迷茫,随即扶着额头起身。
       那个笨蛋,已经离开了。
       …已经离开了。

【二】
      “哟,亚瑟,今天怎么脸色不好?需不需要哥哥我的安慰?”
      “闭嘴吧弗朗西斯,我现在不需要你安慰。”我不满的瞪着对面那个随处散发着荷尔蒙的我的“百年对手”,让自己尽量不去看那个高位的少年。
        已经离开了我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
      “小亚瑟你今天的脾气还真是大呢,别,别动手,哥哥我不说话就是了。”他耸耸肩,无奈的摆手做了个封口的动作。
        然后我就放下了准备泼在了他脸上的红茶,低头慢慢喝着。
       这么好的东西我还不想倒在他那张毫无美感的脸上。
       茶杯也刚好可以遮掩我眼中的慌乱,一道探究的目光从上位传来。
       从一双天蓝色眼中传过来的,探究的目光。
       放下茶杯,我已恢复平静。
       就算失态,也不能在你面前,这是我的坚持。
       莫名其妙的,该死的,坚持。

【三】
       “嘿亚瑟!带Hero去你家玩怎么样!”你无比自然的用手搭上我的肩膀,语气娴熟得不像话。
        听起来是多么熟悉友好。
      “我可没时间照顾你,自己回家去玩吧。”我毫不客气地打开了你的手,扭动了下肩膀拿起桌上的资料离去。
        没有忽略你眼中的失落,也许不该这么坚决,但是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如果你看到了我留着的你的那些东西,会怎么想?
      “哎呀小亚瑟怎么变得这么冷漠了?你们曾经可是兄弟呢。”弗朗西斯笑盈盈地跟在身侧,说着与他无关的话。
      是啊,曾经是兄弟。
      曾经。
    “先回去管好你家的事情吧,我这里还不用你担心。”瞥了一眼带着欠揍笑容的他,不敢再去看你期待的眼神。
        像小时候一样,那种渴望着的眼神...

【四】
        房子空荡得让人感到寂寞,那几个家伙都不在,或者说,就算是在也不会应答,在我们所谓的几个兄弟之间,关系已经是最冰点了。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们,也很久没有见到弗朗西斯,自然也很久没有见到你。
        还有一段时间才是会议,而这段时间里没有事也不会有人来拜访。
        毕竟每个人自己家里都有一大堆忙不完的事。
本来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却被粗鲁的敲门声打扰从梦 中惊醒。
        出去久了连礼仪也不顾了吗?
        坐起来平静了会心跳,我深吸一口气起身开门。
      “你们...”“下午好亚蒂!我找到你家了。”正准备与他们讨论一番,来人却是你。
        你熟悉的与我打着招呼,侧身进入房门。
        留下我一个人傻子一样的站在门口。
        我在门口看着你轻车熟路地走进厨房拿出食物,又打开电视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还顺便让我进来。
       “好久不见你的厨艺进步啦。”
        我僵硬地走到沙发前看着你,你只是疑惑的回看着我晃了晃头,然后目光继续落在电视上。
        不应该的,格局变了这么多你不应该如此熟悉这里。
        但你只是笑着,好似不懂我的疑惑。
        你怎么可能懂我的疑惑和...恐慌?

【五】
        你说是弗朗西斯告诉你我的新住址的。
        我已经记不清那个下午我们到底干了什么,印象之中只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和叫着我的名字的你的声音。
        想起了从前。
        回不去了的从前。
        在那天之后你经常来,为了保险我不得不锁上几个房间,还收拾了自己的屋子。
        不过是为了迎接客人罢了,不该展现的东西必须锁上。
       唯一庆幸的是我和弗朗西斯打架的那天,你没有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我们之间的例行“交流”?不过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而已。
        身上多了几道伤口,那混蛋下手真重。不过也算是小伤,但怕你看了之后会大惊小怪。
        我以前也受过伤,谁不会受伤?对于我们这种存在来说...
        但是怕吓到小时候的你,总是尽量藏起来。
        就算是现在,也是下意识的不想让你发现。
        无聊的习惯。

【六】
         可能是你故意,如果我有事,你都不会来。
        也可能是你刚好有事错开了,毕竟我们都不悠闲。
        前几天王耀来找我喝茶——时间已经能够让我们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喝茶了。
         他倒了一杯绿茶给我,然后捧着杯子看着我说出了莫名的话。
       “该醒来了,亚瑟。”
         说得像是我在做梦。
      “得了吧王耀,我可不会像你那样分不清。”
        当时他的那件事后面几乎是人尽皆知,想不到度过了这么久时间的他也会发生这种情况。
         还好你在我身边,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也许会崩溃吧。
        他听了我的话只是摇了摇头,叹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没有隐藏好的悲哀。
        没有你,我恐怕也不会很好。
        说不定可以真的可以和王耀做个伴。

【七】
         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来拜访我,可你也没有再出现。
        应该是他们来了,你就不会再来了吧。
        就这么让你丢脸吗?我们之间的关系?
       来的最勤的是弗朗西斯,每次都来都会带走我花园里的一束玫瑰花,还美名其曰是在帮助我,不让我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我可没有乱想什么东西,我最近想的都是如何把他揍趴下。
        并没有听见任何关于你要来看我的传闻。
        非要我贴出公告说我生病了你才会来吗?
        果然还是个笨蛋,即使过了这么久智商还是没有任何长进。
        ...你会来吗?

【八】
        你最终还是来了,带着一贯的笑容。
      “亚瑟,Hero来看你了!这几天可忙坏我了,我家上司还不准我出门,我现在都是偷跑过来的。”
        你一来便在抱怨,而我拿出了为了招待你而买的可乐。
        只是为了堵住你喋喋不休的嘴罢了,我可不会喝那种没营养的东西,但好歹你是客人,所以存放点也没什么不适。
        你喝完一罐之后又叨叨絮絮的和我说了很多,最后直言到累了要休息,随便推开一个房门就进去睡觉了。
        只要不是我的房间就好。
        如果非要说的话还专门给你准备了房间,不过可惜的是你从未在我这里留宿。
        那一天只是一个梦而已。
        我多想就这样,只是这样就好了。
        只是这样,就好了。

【九】
        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它已经被打开,我也已经看过了。
         这是一封,来自美/国的私人致歉信。
“亚瑟·柯克兰先生,
        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听说你最近生病在家,原谅我没有时间来看你。我最近因为一些事情而忙碌,并且我并不知道你的新地址,这封信我会先邮到弗朗西斯那里然后请他帮忙转交给你,希望你早日康复。在你康复之后...”
       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了,剩下的无非也就是恭维的官方台词。
        这是你去休息之后,一个孩子给我送过来的。
      “琼斯先生给柯克兰先生的,请问您是柯克兰先生吗?”
       来访者的话语。
       可是你既然已经来了,还送什么信件呢?
       是怕不能来才写的,结果比你还晚到的吧?
       是这样的吧,肯定是这样的!
       肯定...

【十】
       原来你也可以如此平静。
       原来我也可以如此平静。
        你是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做事鲁莽,没有思量后果的孩子。
        而是一个已经成熟的少年,比我还要强大。
        阿尔弗雷德·F·琼斯叫的是亚瑟·柯克兰。
      “柯克兰先生。”
       柯克兰...先生...

【十一】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有两个你?
        一个在我的面前与我交谈,一个在房间里休息。
        到底哪个才是你?真实的你?
        我一手养大的那个孩子...
        到底是谁?

【十二】
        事实证明只有一个阿尔弗雷德·F·琼斯。
        一个已经长大成熟可以独当一面比我还要强大的阿尔弗雷德。
       一个由我养大然后要自由而到处奔走变得有力量的阿尔弗雷德。
       一个曾经在我怀里撒娇现在和我同等地位的阿尔弗雷德。
        一个正在我面前与我谈论着公事的阿尔弗雷德。
        王耀说得对,我的确是该醒来了。
        该醒了,亚瑟·柯克兰。
        他早已不是那个还需要你保护的孩子。
        该醒了,这场幻梦。
        可是,却还不想醒来...

【十三】
        “再见,柯克兰先生。我下次我会再来拜访的。”阿尔弗雷德向亚瑟道别,在门口对着他说。
       不过从刚刚开始就脸色苍白的亚瑟只是深深了看了他一眼,然后关上了房门。
        太阳刚好徐徐落下,余光照在门外想要敲门但却止住了动作的阿尔身上,照得他的发色犹如金子发亮。门内的亚瑟却是抱着双膝坐在地上,周围一片不可及物的黑。
        真安静啊,不想醒来的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