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爱丽舍/独法】我和我的猫(番外)

#仏视角,dover亲情向,一句话味音痴。
#ooc有,番外题目为[猫和猫的猫]

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现居德国,养有一只名叫索瓦丝的波斯猫。

现在我要讲一个故事,不过这故事有点曲折,甚至还带点奇幻的色彩。若是要从头讲起,看到这里的你怕是会极不耐烦。但有一个人物却是不得不介绍,我的远方表弟,亚瑟·柯克兰,给这人的名字划上重点,或者说一切的开端也都是因他而起的。

我曾经居住在法/国的乡下,与我并不年迈的祖父母们一起。大约是六岁的时候,我被父母接回,带到了巴/黎,从此开始了跟父母双亡没什么区别的日子。当然到了现在我也不好多加评判,当初一个人的我是要怀着怎样的心情去...

旧[葵中心]

#背景为日投降的几天,葵的第一视角,无cp。类似日记格式。ooc有

九月半,离上次听到广播恰好过了一个月,兄长也已从外面归来,而我被用看护的名义软禁了起来。

伤口仍旧作痛,白日无聊时,甚至会撕开好不容易结疤的伤口,看着鲜血又从伤口中肆意流出,再由血腥味引来侍女与医师,冷眼看着他们一副紧张的样子重新包扎。我想若不是权利不够,他们会用铁链将我捆束,不让我这个疯子再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过这词也是符合我,当我在外时,为着子民、他们,所拼搏的战争与荣光时,便是英雄与全新的道路;而待现在,在这种已成定局不能更改的情况下,我成了“与大人相似的那个红眼疯子”,待在被固定的院子里,看着那棵唯一的树...

【爱丽舍/独法】我和我的猫(完)

        自那日之后,弗朗的学习能力便有了明显的提高,不再像是以前那般是一个刚刚接触事物的幼儿,一切都在好奇之中,反而更像一个失忆的人在苦苦思索,想找回他曾经得到过现在却又失去了东西。
        我的表达一向不好,以下所叙述的话语便也是有了意思上的欠缺,比起在脑中转悠了许久的疑问,出口的话更像是孩童画的幼稚的蜡画。
        也便是最近的这段时间里,我常能看见他对着一个东西...

【好茶】鸦烟

#国设,ooc有,中二时段产出,史向,慎入。

【一】
        脚下便是传说中的富饶土地,留着奇怪发型的人从身边一一走过,忽略他们的指点与听不懂的言语讨论,抬脚向自己的工厂走去。
        那里可藏着“宝藏”。
        手中小巧的东西,已悄然让这里的许多人为她而疯狂了,那些苦苦哀求的人为了她甚至愿意放弃一切,不管是什么。家产,家人,还有尊严。
   ...

【爱丽舍/独法】我和我的猫(5)

        下半夜突然被惊醒,身旁似乎多了一个热源在不断向我靠近,迷糊之间怀里钻进了什么,原本凉爽的空气也一下子染上了燥热,有些不耐烦的睁眼,随即就对上了一双仿佛被泪水浸过的蓝眸。“弗朗?你在干…唔…”我皱眉,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他吻上,怀中他滚烫的身躯更加贴近,慌乱的想要推开他,手中的触感却明白的告诉我他仍是光裸的。“路德…”狼狈地与他进行着小孩子间的打闹,耳中又听到他含糊带着哭腔的声音,“路德、路德维希…帮帮我…帮帮我…好难受…”不断呢喃着委屈的小声音,想要干脆点推开却似被他蛊惑而无法完成心中的想法。我停下了手中的推他...

【西北风】万圣节

        等到弗朗西斯处理完堆积的公务时,外面已经彻底黑下去了,看看时间却不过才晚上七点半左右。站起身整理着办公桌上散落的文件,不经意间他瞥到了外面树上挂着的南瓜灯,然后才想起几天便是万圣节。
        他赶紧到浴室里整理下几天来都没有好好打理的面容,又到卧室的衣柜里拿出那套他早就备好的万圣节的衣服。本来的打算是当天罢工出去和孩子们玩闹的,结果却赶不上变化在家里工作了几天。
       ...

      “本田葵,你说耀和本田菊去哪了?”
      “小生怎么知道,刚刚不是在联系你吗?”
。        矮桌旁王黯和本田葵相对而坐,王黯无聊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而本田葵则是拿着一本书仔细的翻看。
        “你不无聊吗?看书,也看不出来你是个会看书的人。”王黯放下杯子凑近了本田葵,手指敲敲他面前的桌面,“比对着你的脸好。”下意识的,本田葵抬头看...

【情话组/仏伊/bg】给你的信

给亲爱的米莉安:
         等我终于有了空闲来回忆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时间早就不再等我了。
        我亲爱的米莉安,我记得我的手曾经拂过你栗色的发,曾在你琥珀色的眼里沉醉。我甚至还记得你脸颊的酒窝,唇角的柔软,以及你不管怎样都美丽的衣饰。
        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了,因为到现在也无法说清谁对谁错。不过当我回头张望的时候,我发现我们错过了那么多。
 ...

异色岛国[书店play????]
奥利弗·柯克兰:荟筹
本田葵:居一
摄影:高原
妆娘/后期:荟筹
第一次正片如此迅速,感谢高高!私设的偏日常系,然后拍摄的时候也就是“你们玩我拍”的样子_(:3」∠)_所以看起来挺自然????有些小剧情,也有点ooc的样子,请见谅。
我才没有偷懒,挖坑势力无所畏惧。

二十四时·下[极东]

#cp向王耀X本田菊
#病症设定:苏萨克氏症候群,记忆储存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对于病人而言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非国设,耀视角,可能ooc。

        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菊刚好在门口站立着,脸上挂着我熟悉的笑容。
        这样看来,每天一大早出门也已经很值得了。
      “菊。”我放下东西耍赖般的用手臂圈住他,在他脸颊印下一吻。他没有反抗,任了我的动作,脸上升腾起薄红,然后提起地上的东西走到厨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