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爱丽舍/独法】我和我的猫(番外)

#仏视角,dover亲情向,一句话味音痴。
#ooc有,番外题目为[猫和猫的猫]

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现居德国,养有一只名叫索瓦丝的波斯猫。

现在我要讲一个故事,不过这故事有点曲折,甚至还带点奇幻的色彩。若是要从头讲起,看到这里的你怕是会极不耐烦。但有一个人物却是不得不介绍,我的远方表弟,亚瑟·柯克兰,给这人的名字划上重点,或者说一切的开端也都是因他而起的。

我曾经居住在法/国的乡下,与我并不年迈的祖父母们一起。大约是六岁的时候,我被父母接回,带到了巴/黎,从此开始了跟父母双亡没什么区别的日子。当然到了现在我也不好多加评判,当初一个人的我是要怀着怎样的心情去面对我的那对父母的,不过要是借由现在而言,我挺感谢他们从未参与我自己生活中的重大决策,但这也就养成了我几乎没心没肺的懒散性格。

中学时又跟着他们到了英/国,开始了在亲戚家借住的日子,当然不是他们无力购买什么房产,而是终于觉得我该感受下所谓家庭的温暖,但他们做不到,只好让别人代替,便拿出足额的钱币连我一同交到别人手中,那个时候我就认识了我的这个远方表弟,一个暴脾气的小刺猬。

说的是英/国绅士为多,但我表弟并不是,那时候他是一个染发、贴纹身纸、打耳洞、谈恋爱打架的小混蛋,在学校里几乎是横着走。他看不惯我的懒散行为,可他父母因为金钱的关系除了提供食宿外也是几乎不管我的,对我的所有不过分行为缄口不言,只有他偶尔对我实施语言上的暴力,不过被我当耳边风略过了。当然你现在去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因为他现在可是一个真正的派头十足的绅士了,从外表而言根本看不出来他那曾经狂妄而混蛋的时期的样子。

当然喽,谁没有个中二的时期呢,就算是我和他这种相看两厌的状态,我也去帮他打过架,那次是我们赢了,虽然赢得不是很好看,我记得我去帮忙,其实也就是为了给他说一句“记得哥哥爱你”,但是马上就被他公报私仇地打了一拳,给我身上又增加了一个淤青。

大学我选择了美术的道路,回到巴/黎学习,中途去了意/大/利进修,只和他保持了电话的联系,见面也是匆匆,错过了他从小混混变成绅士的过程,等我们稳定见面的次数仔细打量起对方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这个表弟变得不止一点两点。

后面我开始环球旅行,带着我的画板与相机,欣赏一路上美丽的风景与女性,让它们和她们入画,成为我完美的作品。等我终于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我还是去了英国,因为那可能是我唯一有熟人所在的地方。我在亚瑟旁边买了房子,低头不见抬头见,举办过画展,也因为容貌当过平面模特,有过几个女朋友,也有过几个男朋友,最后养了一只猫,开辟了画室,有心情的时候就画画,没有的时候就看书摸鱼,照顾花花草草。

懒散而轻松的生活,后遗症是没有稳定的对象。

亚瑟表示他从心底鄙视我这种堕落贵族一样的日子,感觉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希望,我的回答是端出了他一直想吃的那个甜品,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这么多的铺垫大概已经足够了,那么事情的最开始呢就是发生在一个聚会的晚上,那段时间我这个亲爱的表弟正在研究魔法,并且坚信他自己就是一个伟大的巫师,不过是因为现在流传的咒语太过荒唐所以无法展现出他的魔力,我敷衍的嗯嗯嗯,随着继续扫荡着这个宴会的精美食品。

他的酒品不好,酒量也不算好,可他就是喜欢逞强,于是那天就喝了个烂醉如泥,没有办法我把他带到我家,在沙发上他又开始谈起他高深的魔法,说他又学了一个能让人变成动物的咒语,执拗的让我去找个人给他实验,我费了好大劲才让他喝下了醒酒汤并让他在沙发上睡着,又给我的索瓦丝顺了毛才自己又去睡觉。

然而事实证明跟醉鬼是讲不了道理的,半夜他披着我放在沙发上的薄毯,拿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木棍,我一直怀疑那是他从我厨房里拿的为吃中餐而准备的筷子,对我叽里呱啦念了一通不知道什么的话语,然后扑通一声又扑地上了。我只好离开我温暖的床把他搬到隔壁客房去,又锁上房门,才放心睡过去。

后面也是照常生活,不过我看到了一则关于德国的广告对那里产生了兴趣,让亚瑟帮我照顾索瓦丝后就去了那里旅游了,在我准备回国的那天,身体就发生了异变。

我变成了一只猫,一只什么都不知道的猫。

如果非要要纠缠着为什么现在就知道了,那么我只能告诉你,在我和我恋人这么久之后,我还是无法想起任何一丁点变成猫的时候的记忆的话,那么就是对他极大的不尊重了。

不过那段记忆也朦朦胧胧的,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人的记忆,所以也庆幸那时我已将行李拜托旅馆寄回,还以为亚瑟只看见了行李一定回来找我,不过当时我还是想多了。我看过我猫化的样子,是一只除了性别几乎都和我家索瓦丝一样的波斯,然而无处可去的我只有流浪,再渐渐的记忆消失,要不是我的爱人恰好出现,我可能就会那样一辈子了。

说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想去找那个被画重点的人打架了,还是请我在俄/罗/斯的朋友诅咒他有用些?

命运,总是那么奇妙,要不是这次的乌龙我也不会遇上我的恋人。他把是一只猫咪的我带回家,甚至连我变成人了还带着个猫尾巴的时候也依旧没有把我交出去,谨慎得让我觉得可爱。

他给我取的名字倒是与我本名相同,也省得了后面再去改变称呼,所谓命运,本就应该让我们相遇。后面等我完全恢复了,我便发现他就是我一直在等的那个人了,可我无法对他开口,要怎么说呢,“嗨亲爱的我其实不是猫妖是人现在我爱上你了请你和我结婚?”,我想任何人都会收到惊吓吧。

所以我选择了最折中的方式,直接准备离开,我当然也考虑过他的感受,一想到他会痛苦沮丧到什么样子我就心痛,表示我的良心还在。可是一想到短暂的别离是为了后面长久的在一起,我的良心就更活蹦乱跳的了。

于是就联系了亚瑟给我买机票回去,再向我那万年不见的父母出柜,安排好可能长久不会住人的房子,和亚瑟吵架争论在动手前停止,抱着我的猫和舍不得的一些画,趁我要告白的那个人没有回来之前,把几乎蒙尘的房子打扫了一遍,再收拾个屋子出来当画室。

当然,我们在一起后也有吵架,因为我散漫的性格与他严格得喝水都要用量杯的性格几乎是不符的,而且我追求着华美舒适,他却是东西能用就行。有时候吵的不可开交,冷战几天都是常有的,不过最后往往是他妥协。他坦白他是有些不能接受我这奢侈的做法,但是他不会逼着我去改正,因为他爱我,感动得我当时就又刷了卡买了一件新衣服。

亚瑟也来看过我,这次他从心底鄙视了我随意无人的撒播狗粮行为,被我用“有本事你也去找个来我面前秀”嘲讽了回去,气得他眉毛直跳,拿走了我的一副画就立马回去了。哦,那个时候我正在我亲爱的伴侣的怀里靠着,他在给我喂切好的苹果。

三个月后,亚瑟带着他的美国小男友来我面前炫耀,我当着他的面给了我伴侣一个深吻,在呆愣的木头前给了亚瑟一个挑衅的眼神,又看着他光速离开了,虽然当晚我就为我白日的轻佻动作付出了代价。

生活便是这般吵闹的过去了,在此之后,养猫人,猫,猫的猫,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
正式完结了!如果要更新的话大概也就是一些小日常了吧…感觉写他们两个在一起就像是在吃糖糖,被秀一脸心甘情愿。
另外问一下要不要把整篇合在一起,这样似乎更加方便观看些。
喜欢他们腻腻呼呼的,我其实就是索瓦丝[喂]
感谢一直看到现在!♡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