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狗崽】只拉小手手的恋爱(二)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随缘更新
#与前面文风不一样系列,纯清水,纯清水,纯清水
#本章主cp:狗崽,微博晴,注意避雷


晴明一听到这话也差点晕过去了,小祖宗欸那可是ssr,你阿爸非到现在都没有的东西,万一源博雅这个欧皇突然兴奋把他这个好久不见的老伙计带上了五勾再配几个针女,那我们的寮可就没有了啊。

晴明虚弱的笑了笑,快步走过去看他心爱的崽崽现在怎么样了。还好也只是昏倒了,不过刚好在吓晕他的人的怀里这种事,想来不会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大天狗大人,童言无忌,刚刚山兔的话还请不要放在心上。”晴明清咳几声,让萤草捂着山兔的嘴拖到后面去了,看了几眼大天狗表示这面具真是伤害眼睛,对于他颜控的妖狐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吾留下待他醒来。”等源博雅也慢悠悠的跟过来了,这尊大佛才开口说了他进寮的第一句话,犹如炸弹一般投到了庭院中,掐灭了从刚才起就喧闹无比的声音,让院子安静无比。

威力十足,准备把崽崽抱回来的晴明也尬在了原地保持动作。

晴明傻眼了,他虽然是想有个ssr来帮忙,但不是这么个刺激的得到方法,作为一个阴阳师,肯定是想式神主动与他签约的,但现在,他感觉就像是蹭了自己崽子的欧气。而且就算他愿意,把他唤出来的那个也还没出声呢。

况且谁知道妖狐什么时候醒呢?

“大天狗,你还是先换身衣服吧,不然等这狐狸醒来怕是又要被你丑晕过去。”看戏不嫌事大的源博雅等着满院子都安静了才开口,言语中满是挪移。而长着羽翼的大妖怪带面具看不清脸色,半响后才郑重的把在怀里的狐狸崽子递给晴明,自己退回源博雅身后了。

看完神乐的源博雅要回自己寮里了,作为主人的晴明当然是去送客。他把妖狐给姑姑让她带回房里,然后跟着源博雅送他出门。

结果这次刚刚走到隔壁,源博雅便表示不必送了,而大天狗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晴明一脸迷茫,脸上写着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换了个邻居的字样。

源博雅这才告诉他总寮现在准备安排阴阳师们搭档组合了,他申请和这个晴明一起搭档的方案通过了,等明天把墙壁打通了,隔壁就不是隔壁了。

晴明看着门里面散发着金光几乎发亮的ssr们在庭院里下棋或者做其他事情,而明天他就可以有大半的使用权了。

想想就很刺激,激动得想飞上天。

然后他就看见从源博雅院子里飞出了一个白色身影,直奔他寮上空然后降落了。但激动非常的晴明表示从明天开始就是一家人了你们爱干啥干啥吧,都是一起了,提前拉近点距离也没什么不好。

于是他就高高兴兴的剪了个小纸人传信给姑姑让她准备明天的盛宴,跟着源博雅提前参观他未来的一半院子顺便吸欧气了。

再待到大天狗直接上空入侵晴明庭院,还没落地就接到了一个天鹤翔斩,十分的完美落地硬生生变成了四分,还差点扑街摔到地上成个不雅观的姿势。

这还是椒图认出了他的翅膀让姑姑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结果可能会更遭。大天狗也没晴明想的那么恐怖,准确的说,源博雅就把多余的材料给他觉醒了,升到四勾,连个御魂都没有,就靠原本那点初始值 一个强力的攻击就能让他再次变回小纸人了。

这还是他说要去找晴明家妖狐,源博雅考虑到不能让同是四勾的妖狐看扁了才给他升的。

多年好友抵不过脸面。

而听着又有伤患的萤草急急从妖狐房里出来,施展了几个治愈之光才让他看起来好些。

大天狗知道阴阳师们讨论的事情,可晴明寮里的式神还不知道,当然他也不准备告诉他们。他问清楚了妖狐房间的位置,拿着他的祭扇去守着“病人”。

妖狐还躺在他房间的榻上,也不知道中途有没有醒过,蜷在被子里面睡得香甜。大概不是被他那个面具丑晕的,而是这狐狸本身的原因,随时晕倒这类的隐藏病。大天狗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妖狐露在被褥外面的尾巴,刚感到软绵的触感,那软蓬的尾巴便收了进去,被被褥压得严实,看看狐狸却是没有醒。

大天狗收回了手,面无表情得像是刚刚什么都没有做过,开始打量起这个房间。

近着冬天了,窗关着,只留有一条缝隙用来透气;屋角摆着个巨大的卷轴,上面用咒密密的封着,看起来像是那阴阳师的手笔;床榻上铺着厚实的棉絮,想必这狐狸是十分怕冷的;再到屋中的衣柜,桌子,甚至是提前摆好的火盆,不管是
哪个都必定是人类贵族才用得起的东西。

大天狗这才重新审视了妖狐在晴明这里的受宠程度,但若是合寮了,他一定会先把这些东西搬走——包括这只睡着的狐狸,谁让他拿着某个狐狸广散的信件呢,想必晴明是非常乐意看到那封信的。

大天狗端坐着思考要从哪些物品开始搬离,下巴却突然起了凉意,还没有反应过来耳朵却又是被哈了一口热气,直接让他僵在了原地。“这可是哪来的美人潜到了小生的屋子里,外面风大,怎么舍得让美人独身前来呢。”故意放缓的暧昧语言从妖狐口中吐出,他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人红了耳朵,然后才伸了个懒腰准备起身,一晕睡到饱,他现在心情好得很。

他爱惜的抚摸了下晴明给他买的新衣裳,决定要在一个重大的日子穿上让寮里的小姐姐们看看,待他恋恋不舍的放回去回头发现大天狗还呆愣着,不动也不说话,甚至连眼睛都似乎失去了焦距成了个雕像立着。

这不是傻了吧,逗弄过了?也没有见过这新来的…这么不经逗?妖狐想着又拿起折扇向大天狗的腰间戳去,还拉长了声音挑起了尾音。“喂——新来的?”他见着雕像还是不动,凑前去就要靠着大天狗身侧了,突然头顶张开了什么,黑色的鸦羽潇潇洒洒的从半空中落下扑了狐狸一脸懵。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妖狐见着这羽毛和翅膀才又想起了什么,尴尬的咳了几声收起扇子,哆哆嗦嗦的又进了被褥把自己裹成个球。

完了,又搞出大事了,这次晴明铁定要把他扒皮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