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爱丽舍/独法】我和我的猫(完)

        自那日之后,弗朗的学习能力便有了明显的提高,不再像是以前那般是一个刚刚接触事物的幼儿,一切都在好奇之中,反而更像一个失忆的人在苦苦思索,想找回他曾经得到过现在却又失去了东西。
        我的表达一向不好,以下所叙述的话语便也是有了意思上的欠缺,比起在脑中转悠了许久的疑问,出口的话更像是孩童画的幼稚的蜡画。
        也便是最近的这段时间里,我常能看见他对着一个东西或者一副画紧皱眉头,也看到过他在上网。这些都没有什么奇怪的,我询问过后他也依旧是从前那副模样,奇怪的只是我未曾教过他如何使用电脑去查询东西。
        或许是他从书上看到的,我的书房对他而言是毫无防备的,里面有哪些书籍,内容是怎样,我也快忘得差不多,说不定他正是在那里面寻找到了如何上网的方法。我的假期已经结束,正是回到了公司上班交接任务的重要时刻,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来照看他。
        唯一的欣慰是他已不再是之前那个离开了我就会哭泣的伪儿童了,他已经变得更像一个“人”,或者说变回了“人”。
        有这个疑问也只是因为一次半途回家却没有看见他,把家翻了一遍寻找不到后,才从邻居的口中得知他这些日子都是在我出门之后就出门了,但是具体去了哪里他并不知道,而我也没有时间去寻找,只能拿起需要的东西匆忙又赶回公司,再在下班后带着食材回家。
        我没有问过他是不是出过门,更多的是我已经朦胧的知道了结局,并不知所谓的固执的确定他一定会用谎言来欺骗我。我也便是当平常一样,提着东西回家,敲门,再接受他的一个拥抱或者一个吻,做完了所做的事情后,在有兴致时上床与他做爱。
        他的交际能力不知道比我强到哪里去,我的邻居们在一个星期前就知道了他是我的同性恋人,并且我们还收到了他们所送的食物,而在此之前我连他们的姓名都不知晓。
        我的生活因他而改变得太多,甚至让我产生了没有他我就无法活下去的错觉,也是在不知什么时候就习惯了他的存在。明明从“它”到他,猫咪到人类,再到默认的同居恋人,不过几个月,一切却都顺理成章,让人无法挑出任何的偏差。
        犹如按照着既定的剧本行走前进,卡点着时间被摆出应有的动作。
        恍惚行走在时间带上,要不是良好的习惯恐怕我在工作上也会出现巨大的差错 同事们看我的眼神已经出现了担忧,甚至连上司也来询问我是否需要再休息几天。
        我拒绝了这番好意,继续做着固定的事情。几天后终于是迎来了那一直以来让我惶恐不安的幻想。那天晚上我敲门时再没有人给我开门,推开房门迎接我的是冰冷的房间,空荡黑暗的和以前一模一样。
        明明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现在看来却有些惆怅,习惯了灯火通明的有人等待,现在又回到了从前。
        弗朗走了,显而易见的事实。
        要不是因为日历上被划过的时间,我真的会以为我患了某种精神疾病,大概会是臆想症一类的。我想象着我捡了一只猫,然后他变成了人,还喜欢上了他,还任由他侵入了我的生活。
        现在好了,梦醒了,没有猫,没有人,这里只有一个该为工作忙碌的单身男人。
        算是过了心结,颓废了几天后我也就继续生活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告诉着自己,你还会找到更好的,女性,或者男性,还会结婚,甚至有孩子,亲生的或者领养的。
       大概一个月后我被公司外派出差,期限是一个星期,地点在英国。刚刚到达那边的机场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从背面看真的很像,当然我也看不到前面。只能看见他和一个金发男人说话,眉毛对于常人而言是粗了几许,似乎是在激烈的争吵吧。后面我就离开了。
       想谁就看谁像谁,这可真是一句有意义的诅咒。
        等我回去的时候,公司特批了我三天的假期,正巧我可以用来收拾家里闲置的灰尘,然后再去干什么?大概就是认真的思考找一个伴的了。
       刚在门口我就发现了不对,一个星期的家里无人,我的信箱却只有几封信件,这简直是一个奇迹。等我用钥匙开了锁,又闻到了厨房传来的香气,客厅的茶几上也多了几样小小的物品,阳台甚至有未拆封的画框挨个码在那里。
        我怀疑我进错了门,可门牌会错钥匙却不会,除非这附近刚好有一家人门和室内装修都和我完全一样。这个时候又有一只猫从沙发背后转悠了出来,一只纯白色的波斯,蓝色的眼睛温和如宝石,过来蹭了蹭我的腿,软软的叫了一声。
      “弗朗?”我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身体,甚至脑补出了他变成人帮我做了这一切又失去力气变回猫咪的故事。我蹲下身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还没开口说出下一句话,一双手就从我的前方把它抱走了。我顺着那手抬头看去,看到了另一个弗朗,人型的。
     “弗朗西斯在这里,亲爱的。”他顺着猫的毛发,无奈的对我笑笑,又把它放到了地上,凑过来亲吻了我的嘴唇。
     “欢迎回家,路易,”他看着呆愣的我又亲了  亲我的嘴角,“我回来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我的猫,而那是他的猫。“欢迎回家,弗朗。”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就像是没有分开多久的恋人一样,我和他亲吻着。
        一如以前的预感,他的确是离开了。不过我没有料到猫又回来了,据说猫是很难认人的,也许我正是那个被认定了的幸运儿。
        不过现在,我有两只猫了。我想我和我的猫会一直都在。

—————————————————————
拖延症没救说的就是我,不要打脸求你们[。]
大概是入了新坑的缘故所以对aph的热情就淡了几分,看见这种渣文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也实在是很高兴,这个结尾和我最开始想的也差不多啦,但是进度比我想象中的快了很多。因为也曾有友人说过我写的太过繁琐所以在仔细的改,又怕隔太久文风转变太多[虽然已经变很多了]。
这篇文大概就是这样了吧,似乎有点烂尾的嫌疑,应该还会有番外,亚瑟会出现…吧[。]
以上,多谢您的喜欢♡

评论(3)
热度(36)
  1. 叶清风。白鸟居中有个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