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好茶】鸦烟

#国设,ooc有,中二时段产出,史向,慎入。


【一】
        脚下便是传说中的富饶土地,留着奇怪发型的人从身边一一走过,忽略他们的指点与听不懂的言语讨论,抬脚向自己的工厂走去。
        那里可藏着“宝藏”。
        手中小巧的东西,已悄然让这里的许多人为她而疯狂了,那些苦苦哀求的人为了她甚至愿意放弃一切,不管是什么。家产,家人,还有尊严。
        那个叫王耀的男人也会如此吗?像以前见过的那些人,从高傲变得不堪。
         前几日已经与他商谈过,确认无误的消息是已经虚弱无力,见到时却仍保持着以往的傲气。
        一举一动中不经意透露出来的长期上位者的气息,重重叠叠的厚重华服的遮盖之下无意中透露出的光滑肌肤,还有谈吐之间即使是刻意掩盖也离不去的轻视之气。
        依旧是个高傲的人。
        把他毁灭会怎么样呢?毁在自己的手上?
         那张美丽的脸大概会露出很精彩的表情吧,可惜的是不能第一时间看见。
         低头轻吻那个致胜的法宝,紧握在左手中转身离开。

【二】
        以交流的名义送出掺有鸦片粉末的茶叶,假意的友好让他逐渐放下了警惕。
        变得比普通来交流通商的外来商人稍微亲密了一些,开始让他对我产生了一丝信任。
        于是便认真起来了,偶尔藏起了作为帝王的假面,透露出点点真实。
         却藏不住日渐衰弱的身躯和不再平静淡雅的心绪。
         我看着他这样的变化,面上仍是温和的笑容,心里止不住的冷笑。
         还差一些才成功,还差一点点。
         可我没有等来我应有的即将到来的成功,来的是他的反抗。
         送去的茶叶被退回,随即而来的便是他言词激烈的责骂信和听闻到的将要举行盛大的“硝烟”。

【三】
        那天我也去了,虽然是格格不入,但周围的人似乎也并不意外,他们的目光紧随着那些黑色的膏状物,看着那些物品的状态,当残渣被投入海中时,我听见他的人民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偶然的一瞥,我发现了衣着朴素的他。纤细的手指紧紧掐入了掌中,脸上闪现出痛苦和挣扎的表情,但最终还是离去了,没有发现我。
        他并没有完全戒掉烟片 这个认识让我仿佛再次看到了胜利。
       去找他,得到的回答是不见,我伸手推开挡在门前的人,在一路惶恐的下人中,径直进入了他的房间。
        有些颓废的他正坐在椅子上品他的茶,见我推开了门,眼中闪过不可明辨的愤怒。
      “不知柯克兰先生再次前来,还有何贵干?”
        似乎是怒极反笑,他的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容。
        他真应该庆幸我在这些日子里学会了他的语言,因此能够听懂他所说的话语。那些生涩的文字的确是难以学习,但好处是他并不认为我会他们的文字,所以他和下人交谈的秘密,也大敞开在我耳边。
         微笑着靠近他,侧身躲开了他砸过来的茶杯,凑近了捏住他的下巴,迫使着他深褐色的眼睛看着我。再带着微笑凑近他的耳边,一字一顿的用着他的语言。
      “当然是,占有你。”

【四】
         因吸食鸦片而变得更加虚弱的身体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反抗,粗鲁地将他丢在了他的床上,居高临下看着他愤怒的脸。
        这个曾经的帝王现已被我掌控,是该为自己做的这些收取微小的利益了。
        欣赏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附身吻住了他。

【五】
        起身披上外衣,在他显得疲惫却依旧藏着愤怒的注视中,给自己倒了一杯已经冷透的茶。
        茶凉极涩。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轮转,使我想起了刚   刚品尝过的人。
        似乎也是这个模样。
        走到床边强行的将口中的茶渡入他的口中,看着他在床上痛苦的咳嗽。而我在床边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整理好上面的褶皱。
       “那我便明日再来了,王先生。”话从口出,是标准的中文。身后的目光更加灼热,估计更想杀了我吧。
        推开门,太阳的余晖洒满了这座华丽的宫殿。
       大/不/列/颠的太阳正在升起。

【六】
       第二日我携款而去时,他已经坐在了首位,目光平静, 不再如昨日一般,更多的加上了冷淡。
       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虽然对我们现在来说也的确差不多。
        让旁人宣读拟好的条约,我注意到他的手越捏越紧,苍白的脸上也开始有了愤怒的红晕。
        但却仍是签了字,为了他的国民,他不得不这么做。
        看着手中签有他名字的条约,满意的交给了身后跟着的奴仆,然后看向他。
      “今天就把事情解决完吧,我好快些回英国派人来。”
        他听着翻译过的我的话语,眼神复杂的看我了一眼,给旁边的仆从说了什么,那个仆从点头离开到后面的屋子里去了。
        片刻之后那个仆从牵了一个孩子过来,而王耀一看到那个孩子便从座位上下来了,紧紧握着他的手。
        那就是香/港?比我想象中的要小些。
        喝着自己的茶,我观察着那边的反应。王耀已经蹲了下来,先前脸上淡漠的表情已消失不见,正不停的和他说些什么。
        从嘴型上看,似乎是“对不起”。
        他一直没有说话,偶尔看我几眼,然后继续沉默地听着王耀的叮嘱。
        最后王耀抱紧了他,他也没有反抗,任由王耀抱着。随即他就推开了他的哥哥,一步一步向我走来,身后,是缓缓起身注视着他的王耀。
     “你好,我叫亚瑟·柯克兰。是你以后的教养人。”我起身准备给他一个友好的见面礼,但他却是固执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回答。
        冷漠的孩子。
        我挑眉,率先转身离开,他也跟了过来,看来是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转身的瞬间看见了王耀试图冲上来的身形和他紧握的双拳。
       走出了宫殿几米后,房间里传来摔东西的声响,却没有人追出来。
       安然回到自己的居所,吩咐着人赶回英国。

【七】
        大/不/列/颠的光辉永不落。
        胜利是属于我的。

————————————————————————
初二的作品,突然找到了手稿于是就发上来了,真·中二时代写的东西。
似乎那个时候是要搞事????但是因为太懒了…陷入沉思。
叮叮车不用打卡,废咸鱼。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