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爱丽舍/独法】我和我的猫(5)

        下半夜突然被惊醒,身旁似乎多了一个热源在不断向我靠近,迷糊之间怀里钻进了什么,原本凉爽的空气也一下子染上了燥热,有些不耐烦的睁眼,随即就对上了一双仿佛被泪水浸过的蓝眸。“弗朗?你在干…唔…”我皱眉,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他吻上,怀中他滚烫的身躯更加贴近,慌乱的想要推开他,手中的触感却明白的告诉我他仍是光裸的。“路德…”狼狈地与他进行着小孩子间的打闹,耳中又听到他含糊带着哭腔的声音,“路德、路德维希…帮帮我…帮帮我…好难受…”不断呢喃着委屈的小声音,想要干脆点推开却似被他蛊惑而无法完成心中的想法。我停下了手中的推他的动作,皱眉任他拱入怀中不断乱蹭。
        他太热了,却又不是普通的发烧,这种不寻常本应昨晚就能发现的,但又因疏忽和他好不容易肯乖乖待着而放松了警惕忘记带他去检查。现在这种情况的人型猫咪,是应该去看兽医还是普通的人类医生?在这种火急火燎的头上我仍有心情去思索这些无聊的问题,大概是因为猫咪的动作对我影响还并不是很大,不过是…男性的本能升起来了而已,但却还能忍受,而我也大概推测出了他反常的原因。
        发情期…吧?就这种情况而言也只有这个能说得通了。虽然并不是正确的季节,可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让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几率能确认。既然得知了原因那么解决的办法也就跃然而出了,虽是有些不耻,但现在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弗朗,乖孩子…接下来忍忍就好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能够查觉到这种情况之下,我的声音变得更低沉了,按住怀中不断乱蹭的躯体,我照着他微张的唇吻下去。
        次日醒来时,阳光从厚重的窗帘中射入,下意识抱紧怀中的身体,发现他已经没有了猫耳朵和尾巴,变得与常人无异,年岁似乎也比之前大了些,不再是少年模样,却更加有了吸引人的魅力。
        将他小心翼翼的抱起超浴室走去,把他从里到外洗了个干净,又抱到沙发上盖好被子继续让他歇息,手忙脚乱的收拾昨夜残留的荒诞痕迹。开窗通风,倒垃圾,包括把被子和毯子丢进洗衣机…等忙完这些事情,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弗朗依旧在沙发上沉睡着,似乎发出的声响无法进入他的睡梦半分,我却更是觉得他在梦里恢复着昨夜因疲劳而失去的力气。我附身抚摸他的额头,再次确定他没有再发热,转而又对上的一双仍带着迷茫的蓝色眼睛。
      “早啊…路易…”下意识的,手心被他蹭了两下,我尴尬的收回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两声。“午安,要吃点什么吗?”把他扶起来看着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我思索着是不是应该上网查一查那种事情之后有什么忌口的食物。“我睡了这么久啊?”他低声似有疑惑,用手拢过金色的发丝认真的看着我,“路易做的,我都吃。”他的眼神中有着毫不掩饰的信任,如同最纯粹的宝石。
        让想起了昨夜它们被沾染上情欲的色彩…都是很漂亮呢。
        迟疑着,我把他连着被子带回了床上,给他找出了新衣服叮嘱他换上然后下楼吃饭,转身到厨房准备午餐。
        有什么东西,与最开始不一样了。我漫不经心的拌着碗里的沙拉,看着外面已经开始进入秋天的景色这样想着。

————————————————————————
拖延症晚期无救,大概是废人一个了,悄悄咪咪的开个叮叮车,证明我还没死。
不过这个估计要完结了…?还有两三章的样子…吧。加个番外?准备写弗朗的视角,实在是不知道再该写什么了。原本想的似乎也用不上了,好像也不怎么适合写连载…我爱短篇短篇爱我←bushi
应该能写出甜腻得要死的日常。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