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二十四时·下[极东]

#cp向王耀X本田菊
#病症设定:苏萨克氏症候群,记忆储存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对于病人而言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非国设,耀视角,可能ooc。

        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菊刚好在门口站立着,脸上挂着我熟悉的笑容。
        这样看来,每天一大早出门也已经很值得了。
      “菊。”我放下东西耍赖般的用手臂圈住他,在他脸颊印下一吻。他没有反抗,任了我的动作,脸上升腾起薄红,然后提起地上的东西走到厨房去放好。
       “今天的早餐是豆浆油条哦。”我把袋子里面的食物拿出来摆在桌子上,看着他拿着筷子出来。“还是热的吗?”“嗯,不过快要凉了。”“以后不要这么早出门了。”“这样才新鲜嘛。”早上的日常对话,我看着他慢慢嚼着油条,觉得这种日子其实也不错。
         已经秋天了。
        从菊开始得那种奇怪的病开始,已经过了三个季节了。
         春,夏,秋。
        今早出门的时候已经能感受到明显的寒冷,各地传来的丰收消息也无法让人忽略秋的到来。树叶从树上无声落下,桂花的香气也流传甚远。
         已经到了秋天了。
         除了最开始惊慌的那段时间,我们一直在为解决这个病症而努力着,但是几乎没有成效,唯一得知的消息就是这个病既然是突然来的,那么也可能突然而去。
         那个时候的我快要陷入绝望而出不去的怪圈,而这个消息就成了我最后的希望,每天都祈祷着这个奇怪的病快点离去。然后我听从了菊的建议,和他一起回来居住,每天都要提醒他,他是谁,我是谁,我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疲惫不堪。
         直到后来有一天起来的时候,我看见他正坐在桌前翻看什么,准备从后面突袭时发现他叫了我的名字。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提醒他,但是他却说出了我的名字。
        从来不会信仰什么的我,那一刻甚至感谢了所有的中外神明。
        我紧紧的拥抱了他,我以为他已经康复了,那个病也已经不治而愈了。
         过了一段这样的时间,我发现他还是偶尔会忘记一些事情,然后他就会偷偷到卧室里去翻看一个本子,再若无其事的出来回答我的问题。
         所以我便知道了,他的记忆其实并没有恢复,不过是借助了外力来假装记忆已经回来了。
        我曾趁他出去的时候看过那个本子,空白的第一页和写着我的名字的第二页。突然就感到了心酸,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他也依旧把我放到了第一位。还需要什么我为何长久陪伴的理由吗?我觉得这样就够了。
        拿起笔,我在第一页写上了他的名字。再翻看了后面的内容,也不过就是我们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细致入微的衣物观察,所吃的食物,什么话该用什么话回应…该赞叹不愧是严谨的日/本人吗?可惜在沉重的心情下,根本笑不出来,也就让我也无法去赞扬。
         为了让我安心,他付出了这么多。而我却愚蠢的认为他是已经康复了。就在那个时候我下了一个决定,我要让他以为我仍然不知道他所做的事。那么就需要给他留有看日记的时间,这样的决定便是让我从此之后早早的出门,这样就会有充足的时间,让他来消化这上面所记录的东西。
         于是,暗暗的关注着他的动向,每天对他露出微笑,在他睡着时再去日记本上添上他忘记的内容。
        时间就这样在我们两个人中间缓慢的流过,在一个人的窃喜之中,在另一个人的窃喜之中。
      “明早我起来做饭吧,耀君不用再那么早出去了。最近天气也开始冷了。”菊突然出声打断了我的回想,我夹着油条的筷子一松它掉到了豆浆里面去。“不用,我刚好早起去锻炼。”拿着餐巾纸擦着桌子上被溅出的豆浆,我有些慌乱的回答。手背上被重复了同样的温度,我抬头看着菊。“…没什么。”他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
       “再等几天吧,等我确定…”我转身丢垃圾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
         后面的几天也一直早起出门在外面闲逛,掐着时间回家等他消化得差不多再慢悠悠的晃回去。
         直到今早起来,发现床边的人不见了。
         我猛地掀开被子下床,发现菊正在厨房熬汤。
       “早安,耀君。您还可以再多睡会的。”他系着围裙拿着汤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打扮,却是我许久未见的穿着。
       “菊你…”“我想起来了。”他叹息,放下勺子过来拥抱了我,而我仍怔愣在原地。“这些日子,您辛苦了。”他抿紧了唇,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我已经全部记起来了,包括您晚上看日记本的事…昨晚醒了一次刚好看见。”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接受这庞大的信息,恍惚着重新拥抱了他确认他还在自己怀里。“我已经全部想起来了,包括之前去看病的行迹,包括您在之前每天不厌其烦的提醒。”他在我怀里继续说道,从来都是冷静的声线中传出了一丝颤抖,随后我的胸膛感到了湿意。
        他哭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来描述我此刻激动的心情,我只能把他抱紧一些,再抱紧一些。
      “我爱你…”我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低头吻上他的唇。他含糊地回答着什么,随后推开我跑向厨房。
        哦,厨房的锅里还熬着汤。
        秋天,原本就是收获的季节。
        而这二十四个小时,也终于能够完整的连上了。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