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爱丽舍/独法】我和我的猫(3)

cp:路德维希X弗朗西斯

弗朗从猫变成人的设定,轻松的日常向,人称不定,也可能两个人物的第一视角一起来。

可能ooc,祝您阅读愉快。    


独视角: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训练他穿衣服,说自己的名字。   

       而实际上,他除了很不情愿的最多穿上十分钟的衬衣和勉强发出几个音节之外,就再没有过多的进步了。

       比养一个孩子还要麻烦。毕竟孩子还能请人来照看,而这么大的一个人就只能由自己来慢慢教,不然会被继续当成把伙伴戴上猫耳的神经病。

       我有些头疼的去厨房给他倒牛奶喝,之前给他吃和我同样的食物结果拉了肚子,大概是还没有适应人类的食品吧。可是之前我也给他吃的差不多?虽然他那时还是猫粮吃的更多。

       我推开刚喝完牛奶嘴上还有一圈奶渍准备扑过来的他,摸了摸他的头把杯子拿到厨房洗净放在柜子里,不然又会被他打碎,这几天他已经打碎了两个盘子和五个杯子了。

       出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垫子上,旁边是我刚刚强迫他穿上的衣服。他已经又把它脱了丢在了沙发上,我叹口气把衣服叠好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看着他裸露的身体还是忍不住把薄毯盖在了他的身上,他极不情愿的盖着,然后偷偷的看我试图在我转移视线之后脱掉,却发现我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

       现在该开始教他说话了,不能让他真的一直不会一个单词。

     “我,路德维希。”指着自己的嘴唇,我一字一顿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而他晃了晃尾巴,偏头看我。明显没有明白我到底在干什么,我翻着手上的书,那上面写着婴儿多多接触话语就可以慢慢发音说话了,这几天我也开着电视强制着他看,但是似乎一点成效都没有,他总是看了一会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显得很疲惫的样子,

      大概是刚刚才变成人把,体力不支?但是他为什么会变成人也一直是一个谜团。

       眼前出现了毛茸茸的耳朵,书又被一爪子拍到了一边,他凑过来蹭我的胸膛,就像是之前刚刚捡回他一样,他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体型的变化,以前是怎样现在就还是怎样。苦恼的也只是我罢了,毕竟家里多出来一个由猫变成的人。

     “不要再蹭了,很不舒服。”我推开一直撒娇的他,强行扳正他的头,然而说实话我喜欢他蹭我的样子,可是这是一种不好的习惯,必须从根源上抑制。“喵...”他睁着眼睛可怜的看着我,里面似乎有着盈盈的水光,耳朵和尾巴都无力的垂下,显得委屈至极。

       从我把他捡回家开始,我就已经差不多败给他了。

       我把他抱入怀中轻轻揉着他的头,安抚着委屈猫咪的情绪,思考着到底该怎么教他说话。“路...德...?”怀里突然传来小小的声音,一瞬间让我恍惚以为自己幻听。“路德...”我低头看着怀里的人,他正努力的张合着唇瓣,说着我的名字。我鼓励的挠挠他的脖颈,看着他开心的笑起来,片刻之后又有了更清晰的发音。“路德...维...希...”抚摸着他的背脊,我把这个当做奖励。

     “路德维希。”再次断断续续说了几遍之后,他终于完整而清晰的喊出了我的名字。他的眉眼弯弯,整个人在沙发上试图打滚,要不是因为沙发的宽度限制而他还又有一点警觉的话,估计早就摔下去变了一个脸色。

       这些日子最大的成功,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满满的幸福感,这就是距离他完整说话的第一步了,现在教他说自己的名字。

       我像刚刚一样重复了他的姓名,可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反而像是得到了什么新鲜的玩意一样对着抱枕喊我的名字喊的很欢快。在我第五次念他的名字之后,他有了一点点的反应。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学着猫咪叫了一声,或者说像他之前一样发出了他该有的语言。

       ...至少我赢得了开始。我把他的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慢慢念出他的名字,看着他嘴唇动了动。

       我把他的另一个手的手指放在他的嘴唇上。

     “弗朗西斯。”我慢慢的念着,盯着他的嘴唇微小的张合,跟着我在做一样的动作。“弗朗...西、西...斯...”比刚刚那个还要艰难,但是我看到了这种方法带来的成效。既然有成功的先例,那么后面的进展应该就快多了。

       用着这种方法,我又重复了几遍他的名字,直到他能够完整而清晰的说出来自己的姓名。

       今晚可以给他加餐了,当做奖励。看着他对着抱枕不断重复“路德维希”和“弗朗西斯”这两个名字,突然感觉他真是可爱,用可爱来形容现在的他也不为过。

       在厨房里加热他喜欢吃的小鱼干和牛奶,我把它们端到餐桌上去,本想过去牵着他过来餐桌边——当然我之前都是这样做的,却突然想试试他对自己名字的反应。

       “弗朗西斯,吃饭了。”我拿着小勺子敲了敲玻璃杯,见着他竖起耳朵然后跑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看来还是有反应的,不过下次不应该再敲玻璃杯了。他蹲在椅子上,拿起小鱼干就准备开吃,被我拿着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才继续欢快的吃起了小鱼干,又开心的捧起牛奶喝了个精光。

       我俯身拿着毛巾给他擦掉嘴边的奶渍,正准备收拾桌上的东西的时候,嘴唇碰到了一个湿软的东西,那上面还带有浓郁的奶香气息。

       那是弗朗的嘴唇,他吻了我。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