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二十四时·上[极东]

#cp向王耀X本田菊
#病症设定:苏萨克氏症候群,记忆储存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对于病人而言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非国设,菊视角,可能ooc。

       在第三次被坚持不懈的闹钟吵醒后,床上躺着的人终于从被子的束缚中起来关闭吵闹不止的东西。他坐在床上看着半掩的门和拉紧了窗帘的窗户,开始思考着的一个问题。
       “…我是谁?”
        他轻声呢喃着,有些胆怯的望着四周。周围的家具让他有一种熟悉而安心的感觉,但是,他是谁?又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床头柜上被关闭了多次的闹钟不甘心被冷落从而又开始歌唱,床上坐着的人拿起那个小巧的物件,关闭闹钟后盯着上面的图片。
        那上面是两个人的合照,笑容异常灿烂,不管是谁都能看出他们无比幸福。他关闭手机看着黑屏后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自己。
        …和图片上的短发少年一模一样。那么那个少年应该就是自己了吧,可自己是谁呢?他苦恼的叹口气,准备研究这手机里还有什么秘密,或者说,他自己的经历。
         解开锁屏便是提醒的事宜,仿佛早就被预料好了一般,上面写着“在书柜右手边第三个抽屉里”。无比醒目的提示,反而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甚至想到这是不是一个模拟实验,而他只是实验中的一个机器人而已。
        他不安的捏着那个小东西,片刻之后还是选择了相信。他掀开被子来到上面所言的书柜旁,拉开那个抽屉。里面是堆放得整整齐齐的本子,最上面有一个牛皮封面的记事本,他独把这个本子拿了出来,突然感觉到一丝熟悉。
        就像是这一串动作已经演练过无数遍,以至于娴熟的存在脑海与动作神经之中。
         可他却没有丝毫的记忆,他甚至不知道他是谁。或许,从这个本子上能得到什么吧。或许吧,他这样想着。坐在床脚打开本子,显示的第一页便是一个名字。
        “本田菊…?”他小声念着这三个字,无比熟悉并  且亲切,这应该就是他的名字了吧。
       本田菊,菊。
       记忆中似乎是有谁这样喊过。
       他屏住呼吸接着往下翻,第二页也同样只有一个名字,可在他看到的瞬间却感觉心中被填入了什么,一下子暖了起来。
      “王耀…耀君……”
        巨大的喜悦充盈了整个身体,他小心的摩挲着这两个字,全身的细胞都好像在为他找到的秘密鼓掌,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他自己看不见的温柔。
        就应该是旁边的人吧…图片中搂着自己的人。仿佛一下子得到了鼓励,他继续往下翻去,发现是一页页的日记,说是日记却是太牵强,这记录的是比日记更为详细的行程。每时每刻做了什么,一点点细小的动作与语言,遇到的事情甚至是服饰表情,都一一记录在上。比起记事更像是害怕忘记什么,所以微小到不管什么都会写上。
        他看完记载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本子,放下它揉了揉太阳穴,高度的精神集中让他的大脑和眼睛都非常疲劳,但收获巨大,他现在已经能说出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了。不小心丢失的记忆已经找回,虽然只是短暂的。这份记忆就像是灰姑娘一样,一到零点就会跑掉,然后又要他来找回。
        可这依旧让他感到满足,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天。
        本田菊放下本子看了下时间,把它放了回去。回到床边换衣服、整理床铺。
         耀君快要回来了,能看到他现在这样“正常”会很高兴。
        至少,他用这个方法让恋人以为他已经痊愈了。
        苏萨克氏症候群,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得了这种稀有的病症,他能想象他的恋人看见了突然抗拒的他时,是多么的无助。正常的人可不会一下子推开正在温存的伴侣。
        从日记中可以看出,他们已经为治疗这种疾病跑了很多地方,可效果甚微。最后是他提议的回家,比起一直拖着时间等候着失望,还不如度过每天都能看见对方灿烂笑意的日子。
         但是他那个时候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真正的笑容在耀君脸上绽放了。
        那个时候在恋人的脸上,只有疲惫和痛苦,没有笑容。
        然后他想出了这个办法,把记忆写下来,另类的存储着。他似乎想起了第一次这个办法成功时,被恋人紧紧抱在怀里的温度。
        从此就一直这样,重复着假装有着之前记忆的每一天,强制性的存储着。
        能看见恋人的笑容,就已经很满足了。
        本田菊再次拂过已经关好了的抽屉把手,听到了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在嘴角绽开一个笑容,从卧室走出去迎接回家的恋人。
        “欢迎回家,耀君。”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