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花魁[伊日]

   背景设定:大概是日/本备战那段时期,因为是一个短篇所以还不甚了解,可能有点出入,请谅解。
   cp向:卢西安诺·瓦尔加斯X本田葵[非国设]
   军官和花魁的设定,不过按照后面的发展葵应该也会参军,双方都偏向于私设,可能与普设不符。
   第一次试这种文风,变动可能有点大。
   顺便统计一下如果有十个人想继续看下去的话我就继续写吧_(:x」∠)_

        日/本的景色与之前似乎有了很大的改变,最初的那种沉闷已经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年轻人脸上高昂的斗志。
        卢西安诺跺跺脚上的军靴,进了眼前的屋子。门口高扬的红色旗帜在冷风中打着卷,显得有些可怜。
        屋子里的女人见他进来都低下了头,默默地垂着眉眼假意专注地做自己的事,保证没有看向别处。她们还没有忘记前几日这位大人来的时候有个不长眼的一直缠着,结果被挖了眼睛丢到后院的事。
        现在那个女人在后院应该已经不行了吧。
        卢西安诺满意地看着周围低垂着头乖顺的女人们,不得不承认这让男人的征服欲有了极大的满足,当然,如果他看上的那个人也这么乖就好了。
         虽然会少了很多乐趣。
         他从旁边隐蔽的木梯上到了二楼,拉开第三间和室的门,迎面扑来一股白雾,他不适的皱眉,拉上门走进去。
        他要找的那个人斜倚在窗边,骨节分明的手正拿着烟杆注视着窗外,烟从烟枪口断断续续的冒出,而手的主人半眯着的眼透露出深深的倦怠。
      “葵。”卢西安诺用着还不甚熟悉的日语打着招呼,跪坐着把人揽进自己怀里,随手拿起烟杆丢到一边,对着本田葵的唇吻上去。而他怀中的人也不躲闪,就这样靠在男人怀里任他吮吸口中津液。
       “比起前几日,今天你可无趣了许多。”一吻过后卢西安诺抬起头,伸手抹去了怀中人嘴角的液体,舔舔自己的唇似在回味什么,虽然这个吻带给他的只有淡淡的烟味而已。“小生与你不熟。”他怀里的人同样跟着他动作抬起头来,红色的眸子紧盯着他的眼睛。
        “真是令人伤心的话,不过如果你身上没有这么多痕迹的话,我会更相信的。”卢西安诺轻松的按住了想要拿他腰间配枪的手,用左手挑开人本就松垮的衣襟,被暴露在空气的胸膛上还残留未消散完毕的紫红吻痕,那是昨晚才新添上的。
        “啧…”本田葵挣扎着试图把手拿出来,却发现卢西安诺力气大得惊人,不如说是他在这种地方太久了早已丧失了力气,他撇过头去,不去看人带着玩味的脸。
         卢西安诺用手在本田葵腰上使劲揉了两下,满意的看着白皙的肌肤泛起了薄红,也成功使本田葵皱起了眉头。他用力推开了玩弄着他身体的人,而卢西安诺在猝不及防之间也竟是真的被推到了一旁,呆愣的看着本田葵理好衣襟,走到矮桌边倒茶。
      “果然还是只野猫,原本以为你乖了许多呢。”卢西安诺眯了眯眼,站起来上前再次抱住正在喝茶的人,低头吻着人的唇逼着他把茶渡入自己口中。“小生说了,与你不熟,请离开。”本田葵有些恼怒的捏着已经没有了茶水的杯子,把它摔到了地上,可怜的杯子在怒气的加值下在地上摔得粉碎。“如果你需要人来泄欲的话,下面想要靠上来人多的是,军官大人。”他拿袖子使劲擦了擦唇,挑起染了桃花色的眼角看着站在他眼前   的人。
       “别发脾气了,我今天是来带你走的。”卢西安诺耸耸肩举起手来表示自己投降,他理了理军帽低下声音,“日/本的征兵范围越来越大了,我怕你也会被强行拉去。”“为天皇服务是我的荣幸。”本田葵甩开卢西安诺试图来牵他的手,背过身去。“和我回意/大/利,至少我能在那边护你周全。”卢西安诺强硬的把他的身体扳过来,直视着他的眼睛。“别天真了,卢西安诺。”本田葵抿了抿唇,第一次在这几天的相处之中叫出了他的名字,“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日/本还是意/大/利都已经不安全,唯一的出路就是战争。”他伸手摸着卢西安诺的脸颊,继续说道,“我愿意为天皇服务,这是我、也是日/本的唯一出路。”“我迟早会脱下这一身衣服,从我穿上的那一刻就这样发誓。”“而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卢西安诺怔愣的看着眼前比他矮了一个头的东方人,似乎是被才发现的这衣服下身躯里所隐藏的野心吓到了,他歪歪头看着眼前严肃的人,片刻后伸手搂紧了他在风口被吹得微凉的身体。
        “我们一定会赢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