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爱丽丝的画布[伊日]

#病症设定:爱丽丝综合症
# cp向: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X本田菊
#非国设,伊视角,可能ooc,祝食用愉快

        我到过爱丽丝的世界。
        不过是很久以前了,那个时候我的爷爷还在,也是他一直陪着我无数次进入再出来。
        也许是爱丽丝带走了原本奇妙的一切,所以留给我的才只有不明所以的景物和奇特的视觉吧?
        当时的我似乎是那样想的。
        来自异世界般的声音,乱糟糟在耳边鸣成一团,杂乱不懂的语言叫嚷着,侵蚀着我的大脑。有时候拿着画笔正准备下笔,白色的画布上突然绽放了艳丽的色彩,打翻的颜料在眼前构成让人作呕眩晕的图像。
         一切都似乎失了当时的色彩。
         每当那种时候,爷爷都会过来紧紧抱住我,哄着我,告诉我那是因为我无意中进入了爱丽丝的世界,但是因为爱丽丝已经离开了,所以我想完全进入才会更困难。
         后来这个任务变成了哥哥的,他也会抱着我,告诉我没什么。
        再后来,我就没有进入过那个世界了。
        其实我有时候会在那个世界里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但是我想他也许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
        因为那可是爱丽丝的世界,所以出现的人也都不会是真的吧?而且我那个时候从来没有见过那种人。
        黑色的短发,同样黑色的瞳孔,小小的一只穿着白色的像裙子一样的衣服,还穿着奇怪的鞋子。
        不会摔倒吗?每次我都在这样想,可我却碰不到他。
        有时候似乎也能听见他说话,拗口的语言听起来有些软糯,配上他的表情就像是在看别国的电影一样。但是这个电影是断续而模糊的,连主角都其实很少露面,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后来我再没去过这个世界,所以也就忘记了这个人影,直到我知道了“日/本”这个国家。
        他们的语言和服饰都让我感到莫名的熟悉,不同的是他们是真实的,不是在爱丽丝的世界里存在的。
        我其实偷偷画过那个人,但脸的位置是空白,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只是觉得肯定会很好看。那段时间我无数次的祈祷着让我清晰的进入爱丽丝的世界,我甚至养了兔子妄图在夜晚的时候跟着他们离开。这样就可以“正式的”拜访那个世界请他当我的模特了。
        现在想来也不过是小孩子的玩闹而已,不会成为现实的。
        但也也许我现在才是在爱丽丝的世界里。
        “瓦尔加斯先生,你怎么了”比我稍矮一些的东方人坐在我面前,担忧的询问着。他眉头轻皱,黑色的瞳孔中倒映着我怔愣的样子。
       “不,没什么,我没事。”面前的人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瞳,与爱丽丝世界的他几乎一模一样。
        我不禁不怀疑我是不是又进入到了幻境,还是说这是我首次清晰的进入爱丽丝的世界?
        他叫本田菊,是来和我谈关于我在日/本画展的事。
        我平下心绪深吸一口气,绽放出和平常一样的笑容继续与他讨论。
       事情敲定的时候已经临近日暮,夕阳透过窗进入了室内。他整理了文件正准备告辞,我本想拦住他问他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却在拦住他之后问出了另外一句话。
       “你知道爱丽丝的世界吗?”
       他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抱住文件踌躇着看了我两眼,发现我不是开玩笑后才慢慢的开口。
      “爱丽丝梦游仙境…?是这个意思吗瓦尔加斯先生。”
        好吧,我就知道这个问题很可笑,不过也免不了沮丧。
       “是的,嗯,就是里面那个奇妙的世界。”我挥舞着双手给他比划,“突然变大的景物,变得扭曲的人形,还有时候耳边不断传来的妖精的呢喃声……”我尽量描述着我小时候的“看见”过那些情况,配上我的解说动作似乎更可笑了。
        他歪头看着我的动作,片刻后突然轻轻“啊”了一声,我诧异的回头看他。
        他用拳头堵住嘴轻咳一下,又重新看向我。
      “这样说来,在下曾经也进入过这种状态呢…只不过当时太年幼了还以为是天照大神给我的特殊功能。”他把有点往下滑的文件往上托了托,继续说道,“那个时候还能看见模糊的人影…只不过一直没有见过他的脸,在下还认为那是奇妙的人型妖怪呢。”
        我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手心里渐渐溢出汗水,我感觉似乎接近了什么秘密。“那个人型妖怪…什么样的?我能问问吗?说不定我们见到的还不一样呢?”他有些诧异的看我一眼,估计是疑惑我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好穷。“一个在花园里认真画画的小孩子,不过在下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脸,太模糊了。”说完他仔细的看了下我,眼里似乎闪过了什么,但是我没有看清便消失了,他又低头看了看手表,朝我鞠躬告辞。
        而我已经没有理由再去拦住他了,毕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交集。可是我有一种预感,他绝对是我不能错过的人。
        ……错过了也许再也找不到的预感。
        我只好一直跟在他身后,还在花店买了一朵雏菊,售货员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我不过是依旧维持着笑容。
        那个售货员小姐还很漂亮。
        我的行为意料之中的被发现了,他转过来的时候看向我的表情像是在看变态,虽然我的行为似乎和尾随的变态差不多。
       “瓦尔加斯先生…还有什么事吗?”他有些警惕的抱着文件,估计以为是怕我反悔,因为那的确是很大一笔资金。
        我拿出包装好的雏菊,递给他,他接过不解的看着我。
      “我…本田菊。”我踌躇着要不要说出来,刚刚我下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风险很大,但意/大/利人的天性还是促使着我说出来,“在。”他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声,捏着花更加诧异了,“瓦尔加斯…”“本田菊,我喜欢你,你能和我交往吗?”他话还没出口,就被我打断,而他的表情似乎变成了一片空白。
       “抱歉在下…”“我知道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但对于我不是,也许这很荒谬,可似乎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我见过你,在很小的时候,爱丽丝的世界里。”我认真的看着他,不准备给他拒绝的机会,至少要让我叙述完,“这很唐突,但就像是我刚刚描述的那样,我,和你,进入过同一个地方,你见过我,我见过你。”我想了想,补充了一下,“小时候的。”他呆愣在那里,像个木头人,我担心是不是这突然的告白把他砸蒙了,要是跑掉了就糟糕了,我在心里自责着,应该慢慢来的。
       “至少请给我个机会,拜托了。”我学着他们鞠了个90°的躬,而他似乎终于回过神来,往后退了几步。
        我直起身紧张的看着他。
       “瓦尔加斯先生…”他皱着眉头,似乎在努力思考着什么,“在下和你是第一次见面…不可否认,看见你的照片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出于对您本人的好奇于是在下接下了这个单子。”他看了我一眼,慢慢开口,“但是,这对于在下来说,还是太快了。”我知道这就是拒绝了,他们都是这样含蓄,却不会让人太难堪。“我知道…”“但是,在下愿意与您试一试。”他小声的说着,随后抿紧了嘴唇,犹如没有开启过。
        可我恰巧瞥见了他通红的耳垂。
      “你的意思是——”我感觉我快要投入上帝的怀抱,这种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很晚了,快回家吧。”他紧了紧怀中的包和花,“…费里西安诺,花很好看,谢谢。”
      “我送你回家。”我抢过他的文件,眨着眼看他,“菊带路吧。”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默默的拿紧了那朵雏菊走在了前面。
        感谢爱丽丝,她虽然什么都没有留下,却给我了那个世界里最珍贵的宝物。
        爱丽丝赐予我的画布上面的画,也终于可以完整了。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