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能听见风之歌声【二】

#现世病院设定,主cp安清,本章无副cp

#禁不起考究,ooc属于我,甜饼无刀大概



作为一个“宿舍”来说,这里已经相当宽敞了,两张床两个桌子两个衣柜,独立的凳子,桌子靠墙的一面有高到天花板的书架,而衣柜的门拉开后里面有穿衣镜;有着独立的卫生间,卫生间里还有浴缸;两个床之间甚至有用来隔断的屏风,就算是嫌屏风麻烦,天花板上的滑轮也显示着可以挂布帘来遮住整个床——当然靠墙的床只需要遮两面,不过他那个还未谋面的室友就给他留了靠墙也是靠门的床。而室友的床铺,那个应该叫做“加州清光”的人睡觉的地方被遮挡了起来,红色为底看起来有些华丽的布帘倒是让安定开始猜测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不过既然说了和他一样的话,那么应该也会有些共同爱好吧?他不想在这里惹事和别人起矛盾,但是也不愿意被欺负,果然还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个地方,作为“宿舍”来用实在是有些奢华了,不过他再想想亲戚看到每月需要交付的钱时的那个表情,也是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但还没等他笑完就来了一位护工帮他铺床,这事他也做不来,为了不添麻烦将被单和被子交给她后就打开衣柜整理衣服去了,至少在室友回来之前把这里弄得尽量整洁一点,大和守安定这样想着也就加快了手下的动作。其实他带来的东西也不多,还没入秋身上的衣物也就不用穿得太厚。几件换洗衣服加上睡衣和书籍,棉絮是之前又送过来的,还有些零碎的、在家里用惯的小东西些,一一归位摆放在书桌或者书架上,衣柜里也很快被挂上了衣服,洗漱用品也是放在了该放的地方。向护工道谢后发现所谓的室友也还没有回来的迹象,走廊上安静得冷清,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隔音效果太好的缘故。于是他便打扫了一遍屋子,一边收拾刚刚制造出来的细碎垃圾,一边偷偷观察那个被布帘隔开的床铺。

 

——看着那些在他之前摆放的东西,他甚至要怀疑自己的室友是个女性了。

 

比如说各种各样的护肤品,面膜还有其他他叫不上名字的东西,他曾经在他母亲桌前看过类似的;旁边书桌上翻阅了一半没有合上的时尚杂志,摆出来的几瓶指甲油,还有过于好看的布帘,这些实在让他震惊到了。

 

也许也是室友有着特殊的癖好?毕竟住进这里的人或多或少也是有着旁人不能理解的“不正常”,不过他倒是不反感那种癖好,只要没有打扰到他,而且他也想好好相处。整理好一切并且打扫完房间后离着晚饭时间也还早,外面灿烂的阳光正热切的关照着土地,大约出门的人也到一楼的娱乐室了,初来乍到他却是一个人都不认识,除了一期一振,但他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去拜托一看就很忙碌的一期一振,更别说他连自己神秘的室友的面都还没见过,要是到时候碰上了也难免尴尬。

 

于是他就拿上在家看了一半的书坐到床上又重新看了起来,却是抵不过前几天在家与亲戚们的争斗和刚刚搬东西所积攒下来的困意,虽然是想努力清醒,但眼皮越来越沉重,勉强将书拿书签卡住合好躺下睡了过去。

 

这也是加州清光刚打开门看见的场景,原本空闲的另一边地方被放上了东西,而且门还是虚掩着,他差点以为房间里面有其他人在,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也的确是有了其他人。也是一期一振催促着让他早点回来看看他的新室友,不然他就在娱乐室和乱藤四郎研究出新的衣装搭配了。

 

加州清光放缓了自己的脚步,转头看看四周明显被打扫过的痕迹,暗自祈祷着这是一个能够长久保持这样干净的人,也疑惑着睡得正香的这个人是什么来头——毕竟他在这里也挺久了,如果有室友这种东西应该早就被安排了才对。但仔细一想他好像又有过室友,往往相处没有多久就暴露了恶劣的性质被他抗议分开了。

 

那么这一次的会是什么样的人呢。虽说未知有惊喜,但是一直吊着胃口也蛮让人不耐烦的。加州清光忍住想要叫醒熟睡的大和守安定的欲望,掀开布帘坐上了自己的床,屏风没有被拉开于是他也就正对着大和守安定的睡颜。

 

看起来不像是会被送到这里的人,加州清光一边这样想着,又继续打量大和守安定的面容,睫毛是很长的看起来连女孩子都会羡慕的样子,似乎也是长发,不过被束了起来,睡着的时候更是一脸无辜,而且似乎手感很好引人碰触的样子。

 

如果好好打扮一下说不定比我还要可爱了呢。他下床将那没看完的时尚杂志拿过来,脱下鞋盘腿坐着继续翻阅,偶尔抬头看看对面的情况,但时间缓慢的过去之后大和守安定依旧没有醒来,相反的时候原本还能心平气和的加州清光已经有些开始烦躁了。他盯着依旧熟睡的人咬牙,赌气一般的也将书给合上,躺回床上同样开始睡眠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