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能听见风之歌声【一】

#现世病院设定,主cp安清,副cp出现了再放

#禁不起考究,ooc属于我,甜饼无刀大概



这是大和守安定第七次来这个医院,不过是第一次来这个医院的后面。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医院后面还有像普通医院一样的住院部,他还以为会是在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地方再建立起一个戒备森严、说不定是像监狱一样的大楼,四周挂上铁丝网,严重一点可能还有持枪的护卫戒严。不是他对这种地方印象不好,只是人对未知的地方总有些恐惧,更何况他看那些亲戚的神色,他大概也就会常住在这里了。

 

住在这里也许没什么不好——至少在他现在闲逛的时间来看,小花园里走动的人没有穿着病号服而是穿着普通的衣服,只是衣服上有着铭牌标识了房间号码和姓名,护工们也不过是在肩膀上戴着袖章,但不若细看也分辨不出来哪些是有疾病的人。如同正常人一般大家一起闲逛,没有谁用别样的眼光看待谁,也没有护工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他看着这样反而有些措手不及,他原本想的是如果来看到不好的场景还能闹上一阵,即使没法改变结果他也要让那些亲戚感到恶心,结果事实却根本不给他机会,让他感到无趣了。

 

身后传来唤他名字的声音,故意拉长的音调让大和守安定原本就皱起的眉头更是聚拢在了一起,他看了一眼小花园里其乐融融的模样,推开铁门回到前面去了。

 

 

 

再次站到这个地方是三天后,不同于上次无人看管,这次他的身边站了一位

穿着白衣的年轻人,还有一个接近于他一半身高的大箱子。白衣的年轻人手上拿着单子看却不看路,带着大和守安定往前走,一路上又是避开了障碍,仿佛其他地方长了眼睛;大和守安定则拉着箱子跟在后面,面无表情倒是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就连在房间里面没有下楼的人似乎都打开了窗户观望。

 

有人站在楼下正在等待,见到他们来了赶紧上前几步帮大和守安定拉行李,又同穿白衣的年轻人打招呼。

 

“辛苦你了,鹤丸。”

 

“这不算什么辛苦的事,不过是带个路而已,我可当不了这小子的主治医师啊。”

 

被称为“这小子”的大和守安定这才抬起头打量起这个带路人,意外的发现他是个很活泼的人,虽然根本没有接触过,不过他就是这样觉得——他原本还以为这里的医生都会像他的主治医师三日月一样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实际上却是需要抱着枸杞茶的老年人,就算是三日月早就和他说明了他只喝绿茶也改变不了这个印象。

 

“所以是你就是大和守安定吗?我是一期一振,是这里的负责人,也算是半个心理导师了。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就算是衣食住行的方面也可以。”

 

前来迎接的人介绍自己的声音很温和,脸上的微笑也让人感觉非常舒服,倒是让大和守安定不好意思再摆冷脸下去,朝他微微鞠一躬。

 

“既然这样我也来介绍一下吧,我是鹤丸国永,是前院刚转正的医师,不过现在手下没有病人,所以也就负责带路了。”

 

白衣的带路人同样的介绍了自己,末了却是打量起了一期一振的背后,像是在寻找什么。

 

“要是在找大俱利的话他今天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下来,说不定也是看见了你才没有下楼。”

 

一期一振也是毫不犹豫的戳破了他动作的目的,惹得鹤丸国永反而抱怨说那个叫“大俱利”的人实在太伤他的心。两人闲聊几句后也就散了,鹤丸国永后退着走向楼上不知道几层摆手,如果大和守安定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有窗户被关上的声音;而一期一振拉着他的行李箱往左边的电梯走去,等待电梯的空闲时间又是听得了一期一振对于这里的介绍。

 

比如说,这里接收的人其实都是病情比较轻或者已经逐渐好转的人,中度比较有攻击力的都在六楼,那里不通电梯,当然也不会让病人独自上去,“不过现在的六楼是无人居住的”;早饭的时间在八点到八点半,午饭的时间是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半,晚饭的时间稍微早一些,在五点到六点,不过有夜宵在十点半,十一点半查寝,那个时候就不能串门了,可以在食堂吃也可以让护工帮忙送到房间,“因为这里大部分人还是不喜欢和太多人接触”;不许打架斗殴,不许赌博犯罪,看书或者看电视倒是可以;这些规矩倒让大和守安定以为到了某个寄宿制的学校。当他把这个想法讲给一期一振听的时候,得到了一期一振善意的微笑。

 

“其实这句话你的室友以前也向我说过,这样看来,你们说不定会相处得不错。”

 

他一边帮忙拉着行李箱出电梯一边看门牌号,在标注着306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门口放名字的地方已经有了“大和守安定”几个字样,另外写着的一个名字是“加州清光”。一期一振推开门让室内的家具陈列暴露了出来,也让大和守安定意外的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人,不过这倒像是在一期一振的意料之内。

 

“我现在去找护工帮你铺床,你现在可以收拾一下东西,等会你的室友应该就会回来了。”

 

一期一振说完后就离开了,留下大和守安定打量这个他即将入住的、说不定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居住的地方。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