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es/刀剑/aph,cp杂食,随缘更新,咕咕咕

[一药]现世远征

#cp:刀剑乱舞一期一振X药研藤四郎
#刚刚交往设定,私设如山,ooc属于我。就是想写小甜饼

药研藤四郎要被派去现世远征了。

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期一振内心全是波动,甚至差点提着本体去弑主。毕竟他们俩才刚刚解开心结在一起,得到了各个刃的理解,正是黏糊的时候。重点是粟田口的大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只是偶尔会有小脑袋在他和药研做亲密动作的时候暗中观察,被询问之后得到了“因为鲶尾哥说这样就可以学习要怎么谈恋爱了”的答案。

罪魁祸首鲶尾藤四郎被一期一振说教了一下午。

现世远征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药研得去一个星期,不是像之前的几小时或者最多一天,而是一个人独自去一个星期,现世。

在一期一振的眼中,现世就是那种科技发展很快用的东西也很新潮衣服服饰的搭配也越来越多吃食种类也有许多不同并且有很多女性或者男性惦记他弟弟们的地方。

但是这个远征是药研自己向审神者提出的,知道这一点后一期也没办法再去说什么,因为这个远征实质上是药研想去现世学习处理伤口的方法,这才是时间会这么长的根本原因。

接触现世久了有个好处便是他们会用电子产品了,虽然不是很上手但基本都操作会用了。临行前一天审神者专门教他们在名为手机的东西上下了软件注册了账号,说了这是能够让他们不见面依旧能交流的东西,一期一振阴沉了几天的脸才稍微放晴了些。

药研去现世的那天起了个大早,除了近侍山姥切和审神者没有见任何刃和人,换上与现世相符的衣服再三保证不会在那边惹麻烦并且拜托了山姥切好好照看他的弟弟们之后,被传送到了现世。

而一期睁眼发现旁边没有人后第一反应便是要去找审神者说个明白,刚打开门就被守在门口的山姥切递了信,还没等他开口询问,这位近侍大人已经走了。

信里无非就是让他按时作息不要去找审神者的麻烦也不要在远征和出阵的任务中分心,最后特意交代了让他看一眼手机,说是有惊喜。虽然对于一期来说这个惊喜没有药研早走的惊吓足够——毕竟他还专门准备送药研去现世的,不过看这封信的样子是药研已经早有预谋了,没办法他只好按照药研的话打开了手机,发现上面正显示着两条信息。

第一条是“早上好,一期哥。我已经到现世了。”
第二条跟着的就是拍的一所大学门口的照片。

结果是一期一振恨不得变回数据穿到里面去。

几天摸索后他也就习惯了用这个东西,然而除了日常的问安和提醒作息外,约等于直男的一期也没什么能说的。不过偶尔也会告诉药研兄弟们怎么样了,还有鹤丸因为抢了山姥切的披布被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大典太因为长得太凶给隔壁本丸来访者开门时吓哭了对方,还有不动行光和小乌丸一组内番被没收了甘酒监督着工作等等。药研就会给他发现世的各种食物的图片,上课的内容,校园里面的风景,或者讲讲现世的老师同学,看起来很充足快乐的样子。

一期有那么一点点的嫉妒,嫉妒药研的那些老师同学们。

“人生需要惊吓”←鹤丸的名言。一期今天就被手机吓着了,也是药研摸索得快又处于现世,很快掌握了手机的大部分用法,果断用他们一直聊天的那个软件给一期打了个电话,虽然被一期手抖挂断了。不过对面像是早有预料的样子,隔了几分钟就又打过来,这次一期没有手抖了,对面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一期哥?”是许久没有听到的药研的声音,一期愣了一会,抓起手机开始喋喋不休的说教起来。

第二次通话的时候药研直接在最开始说了要是一期一振再说教直接挂电话,把一期堵得不敢开口,在自己房间里坐得像个乖宝宝样听对面的药研说话。

第三次通话的时候药研提出了整晚打着电话、听着对方有没有动静然后睡觉的想法,一期思考了下自己晚上不会打呼噜磨牙说梦话后欣然同意,而药研在确定一期睡了之后暗搓搓熬夜到两点想听对面的声响,结果不仅半点没听到还因为他开了其他的应用让通话在后台关闭了,他下意识的打过去,随后才想起这个时候一期应该睡得很熟了,他不一定会听到,而且这也就暴露自己熬夜了,虽然第二天可以说是半夜醒来…想到这里药研里面赶紧挂断电话,结果却是缩小了图标,慌忙的打开了界面之后才又挂断了。

气得药研差点把手机扔掉,但这又不是他自己的,只能作罢放下裹着被子睡觉了。

第二天没有再通话,在刚过零点的时候药研藤四郎回到了本丸。结束了表面上为现世远征实际上是为兄弟们大采购的药研给一直等到了半夜的兄弟们分发礼物,看着还剩一大堆东西的袋子拜托了山姥切明天分发下去,被凶着说了“就算是仿品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之后把里面的太阳花拿来递给近侍后拉着一期跑了。

靠着机动快硬生生拉着太刀跑了几条走廊的药研也没什么存留的力气了,回头看一期正喘着气看他,见他看过来露出了一个微笑,确定四周无人后药研走过去牵着一期的手慢慢走回房间,在门口前月光刚好营造的场景中给了一期一振礼物。

一个分别后黏糊糊的亲吻,以及“我回来了”的话语。

药研藤四郎现世远征大成功。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