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一药】垂直线(上)

#现代设定,不是亲兄弟
#双向暗恋,上篇be
#语言混乱,ooc预警

在同一平面内,过一点有且只有一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垂直。

药研藤四郎记得,这是他学过的内容,然而现在他不得不说,这条性质的讲的可能不止是数学了。

药研藤四郎,新晋医科大学生,出身孤儿院,被领养后和十几个兄弟生活在一起。

实际上,现在和他生活的那十几个兄弟都是从同一家孤儿院出来的,他们这么幸运还是得靠了他们最大的那个哥哥——一期一振的努力。

是因为他努力的不断努力才能把亲近的兄弟接到一起住的。

要是从故事最开始说起的话,那么就会又出现一个新人物,鸣狐。也就是鸣狐的父母收养了一期一振,但并不是以玩伴的身份,那个时候一期已经开始记事,成了孤儿院里那个年龄段最懂事的孩子,而药研藤四郎才刚刚被送来没多久,正是黏着一期会撒娇的严重期。

鸣狐有着严重的交流障碍,就算是家大业大也不可能把一切都交给一个脑子灵光却不能说出来的人,于是他们决定领养一个孩子去帮助鸣狐,熟悉了之后他们也就能配合默契管理公司了,所以他们选中了最乖巧的一期一振。但就算有院方的一再保证,他们决定了之后仍旧是观察了一段时间,等到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才被作为了他们养子带走。

那个时候一期一振就承诺着会带他们走,他们——他经常照顾的孩子,熟悉的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们。

那天之后药研藤四郎就长大了,仿佛蝴蝶的生长,一下子从茧中飞了出来,担起了照顾兄弟们的责任,不再缠着比他大的孩子撒娇。但孤儿院的院长再善良,资金总是有限的,每天的饭食也就堪堪管饱,对于正在长身体不管怎么都吃不够的孩子来说,是完全不够的。作为哥哥的药研藤四郎常常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弟弟们,这也就
给他日后没有长多高的原因。

而一期一振那边,鸣狐的父母待他很好,虽然鸣狐比他大了几岁也几乎不能交流,但他也依旧努力的做好他本
职的任务,几年后终于是让鸣狐偶尔能够开口说几句话,他们也找到了最新的说话替代品,一个提前输入话语就能播放的软件,界面就是一个可爱的小狐狸。

鸣狐便用着这个软件开始在公司实习,一期一振则在大学学习着,准备日后进入公司成为鸣狐的代理人,但鸣狐的父母死于一次意外的飞机失事,一期一振便提前开始了他的实习,帮助鸣狐打理公司。

等到一切稳定了,他才向鸣狐说明了想把以前孤儿院的兄弟接过来一起住的想法,没有得到支持也没有反对,最后鸣狐本人开口说出了“就你一己之力能够照顾的话,能接多少接多少”的话,从此一期一振开始把他以前在孤儿院答应了要一起生活的孩子接过来。

彼时药研藤四郎正冲刺中考,为了高中也依旧能有奖学
金而努力学习着。几年的学费也都是他自己出去打工或者来孤儿院的志愿者们捐款给的,孤儿院已经一年不如一年了,本就不年轻的院长在时间的催促下也愈显老态。看着院里有时候生病却无法去医院治疗而痛苦的孩子们,药研藤四郎决定成为一个医生,等以后出名了,他就自费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大检查。这个昂贵的理想让药研藤四郎发疯了一般的学,终于是踏上了三段中最初的一阶楼梯。

被理想学校录取的消息在那个炎热的夏日被热风携带而来,而更好的消息是一期一振回来了,这次准备带走他。这个时候药研藤四郎才发现以前的兄弟少了几个,他一边愧疚于没有发现兄弟们的失踪一边欣喜于能够和一期一振一起生活,被言语调笑着现在不撒娇的药研藤四郎,在拿到通知书后抱着院长哭了一次。

高中离新家不远,还没有进入到紧张时段的药研藤四郎就会早早回家帮忙做晚饭或者打扫卫生。一起生活的兄弟们要么不会做饭,要么就是还小,也就只有他在这种事情上能帮下忙。而每次一期一振回来的时候,都会从后面抱住他,把头放在他肩膀上靠近耳朵说一句辛苦了。接着在其他兄弟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奇怪叫声中,协力把其他的菜品炒好了装盘端上桌去,顺便敲了一路的头。

陆陆续续的接了兄弟来,终于是到了不能再照顾的地步,十几个兄弟乱哄哄的住在一起,偶尔打闹着也够得上是鸡飞狗跳,但好歹有人能帮忙,大的照顾小的,小的照顾更小的,彼此依赖着活下去。

然而不明缘由的,药研藤四郎开始偷偷关注他们最大的哥哥一期一振,他的笑容,他假装生气的样子,不得不去的应酬回来后一身酒气的模样,偶尔看着远方落寞的表情。

药研藤四郎成了一期一振的代言人,他的一个眼神他就能知道他想说什么,他的一个小动作他就能知道他想做什么。如此病态的关注,终于是让药研藤四郎察觉了不对劲,借着有看见别人这样做了的这种撇脚借口去询问了友人,得到的回复是肯定是暗恋,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实,他们是兄弟,就算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也是兄弟。且不说一期哥——一期一振是怎么看他的,兄弟们又会怎么想呢。本就是同一个哥哥,现在因为这种荒唐的理由的去独占吗?

光是想想这种可能性心里就会发慌,更别说完全捅破了
窗户纸去试验一番了。

况且药研藤四郎是知道一期一振在学校有多受欢迎的,温柔大方,亲近人也不会乱发脾气,毕业后就会是一个大公司的代言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前途无量的优质股,公认的王子殿下,情书每次都能堆成小山。

于是这个秘密也就只有深埋,埋进土地,投入天空,又或是时间里。等后面被询问过的友人再问起这个的时候,他也就打发着说他们在一起了。撒出谎也希望被成真,然而白日的阳光太烈,晒得他快要流出眼泪来。

药研藤四郎也就这样越来越沉默,在高三的那个时段决定去读住宿,被一期一振反对之后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以及旷日持久的冷战。两个人不再面对面的交流,甚至连同一个饭桌都不想和对方一起,固执到一块去的人都不愿意低头,其他的兄弟们也就瑟缩着在这种气氛下不敢多说一言。

最后还是鲶尾终于受不住这种几乎要凝固的家庭氛围,找来鸣狐商量解决的办法,询问了双方的理由却又都几乎无可挑剔。药研藤四郎说的是要去学校住宿节约上学的时间,而一期一振又认为既然已经两年在家了那么最后一年也可以,在家里也清静,如果是因为上学的时间问题他可以负责接送。两个人就因为这样又吵起来,被制止了之后再冷静下来讨论。最后讨论出的结果也就是药研藤四郎住宿可以,但是周末必须回家,在临考的最后一个月也必须得在家里住。这般勉强满足了双方的要求,被当做晚来叛逆期的药研藤四郎就这样收拾了东西去住校了。

住校之后偷偷关注某人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从兄弟们的口中也能得知所思念的那个人在做什么,他担心他太过劳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让兄弟们多照顾一下他,让他安心。

高三第一个学期结束后药研藤四郎犹豫着是否要参加学校的补习,难得的时间他想多陪陪兄弟们,也想回孤儿院去看看院长,却没有想到放假的第一天他就受到了一个暴击——一期一振带女朋友回来了。

是一期一振的大学同学,一个不算很高的女孩子,长得也不算很漂亮,如果要说最突出优点的话那么也就是温柔。

太温柔了,即使对着明显带有敌意药研藤四郎也能露出温和的笑,见到这么一期一振这么多的弟弟也不会显得慌乱,据说是一个很好的,喜欢孩子也经常去孤儿院和敬老院的善良的女孩,将来的目标是当一个幼教老师。午饭是有她帮忙做的,厨房里面有着切菜药研藤四郎和看汤的她,一期一振进入厨房从后面抱住了她说了声辛苦了,药研藤四郎面无表情的把案板上的那个萝卜切成了块。

那顿饭药研藤四郎借口身体不舒服缺席了,他填了假期补习的志愿单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就又回到了学校,用着大把的试卷和习题集填补空闲时间的胡思乱想。

过年的时候避无可避,一段时间不见他眼中的一期一振又似乎是憔悴了一点,大三即将开始正式实习的一期一振更加的忙碌,但好歹兄弟们也都又长大了一些。这次没有什么女性出现在他们的餐桌上,药研藤四郎悄悄问了兄弟们才知道一期一振和那个女孩子分手了,原因不明,不过似乎是一期一振被甩了。

药研藤四郎听了先是一愣,继而心里又升起了愤怒,凭什么呢,他珍惜而得不到的东西被别人这样视如草芥的丢弃,可他又想到这样一期一振暂时又不会被抢走了,忍不住冒出名为喜悦的情绪。

一个只敢暗中窃喜的小偷和胆小鬼。

医科大学的录取分数不低,外科要求的分数的更是年年增高,几乎抛弃了一切杂念的药研藤四郎学得差点先进了医院打葡萄糖,被强制休息了一个周末才缓了过来,又被一期一振一句如果身体不好连考试都不要去了的话刺激到了,重新开始劳逸结合的学。

紧张的考试结束后药研藤四郎一头栽进自己的床睡了个天昏地暗,醒来后被鲶尾指着头嘲笑说有了和他一样的呆毛,随后就被骨喰带走了。接着一期一振端了一碗汤进来,这时候药研藤四郎才知道自己睡了几乎一天,脑袋几乎空荡荡胃也空荡荡的他接过那碗鸡汤小口喝了下去,暖了胃也暖了心,他看着面前的一期一振一直憋着的那句话差点就要冲出胸膛从嘴里冒出来,却被一期一振的摇头阻止了。

瞬间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时间也陷入沉默。药研藤四郎艰难的张了张嘴终于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喝完了那碗汤把空的碗递了回去,一期一振接过又揉了揉他的头,用着以前的那般、仍旧是对待弟弟的力度,拿着碗轻轻的帮他把门关上了。

药研藤四郎看着被关好的门还在思索着那个摇头代表的意思,片刻后下床去锁上了门,缩进被子里又准备睡一觉。

那个被蜷成一团的被子一直抖动着,被压到最低的哭声仍旧从缝隙里泄露了些许出来,一直到后面没了声息,大抵真是睡着了。

第二天药研藤四郎起来的时候一期一振已经去公司了,除了考试结束了的他其他人都去了学校,家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拿热水敷了眼睛,又花费了几乎一天的时间把屋子打扫干净,做了晚餐等兄弟们的归来。

一竖一横两根线,就如此便好了。

————————————————————————
强行上篇,下篇强行改糖。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