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狗崽】只拉小手手的恋爱(三)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随缘更新
#纯清水,纯清水,纯清水

妖狐躲在被褥里也能感到大天狗的视线,从上到下几乎把他扫了个遍,他抖了抖,不敢探出头去看,也不敢动,就僵着躲着。然后他听见衣料在地上拖拉的声音,紧张得让他炸了毛,却是大天狗出去了。

妖狐拉着被子露出眼睛环顾四周,见屋里的确是除了他再没有人了才敢探出头长出一口气,摩挲着把衣服拽进被子里暖暖。刚睡醒存留的热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和小姐姐玩的心愿也被吓得跑得差不多了,现在他又不想起床了。

他又往被子里面缩了缩,闭上眼睛继续睡。迷迷糊糊的刚刚睡着,却被门拉开的声音惊醒,还没反应过来要不要求饶脖子里面就像被塞了一冰块一样寒冷,瞬间就让他睁眼了,结果是发现自家阿爸正笑着看他,手放在他的脖子里,眯起眼的样子和他的品种一样。

妖狐把晴明的手从脖子里拿出来,打了个哈欠往被褥里面缩,直把自己裹成了达摩样才又看向晴明。

晴明也就一直带着微笑看他动作,顺着狐狸耳朵的毛。“崽崽啊,听姑姑说大天狗进了你房间一会就走了?你没有又惹别人生气吧?”听到这话妖狐瞬间清醒了一半,挪着个达摩样的自己去蹭晴明,特乖巧讨好,“当然啊,小生最乖啦。”“那就好。”晴明摸摸妖狐柔顺的白发,满意了。“咱们寮明天和隔壁博雅家的就是一家人了,别惹大佬们生气,不然阿爸也护不住你。”说完他最后捏了捏妖狐的耳朵,摇着他的扇子出去了,独独留下妖狐还在被窝里达摩式懵逼。

等他完全消化了这个事实,心里更慌了,想着现在就出去吧话对大天狗说清楚,却在伸出手被冻着后选择了在屋里瘫着。最后他向饥饿屈服了,不得已穿上衣服去和寮里小姐姐们吃最后的晚餐。

至于明天的合寮,当然是得明天再说。

等妖狐开开心心的把晚饭吃了,也就忘记了还有个被害者需要他去道歉。日常因为和小姐姐们交流而把寮里闹得鸡飞狗跳,安心的去睡了。

第二天妖狐是被爆破的声音吵醒的,还是因震动太强让他一下子从床榻上掉下来的缘故,然后他才慢吞吞地换上新衣服,再花了半个时辰整理仪容。等他终于做好出屋门的准备的时候,门被从外面拉开了,穿着白色狩衣的大妖刚好站在门口,见他已穿戴完毕,朝他点点把门拉上了。

妖狐:??????

这么一吓妖狐又不敢出去了,退回去到处整理,在塌上枯坐了一刻钟,禁不住外面喧闹的吸引,咬咬牙,决定不管什么大妖,先出去玩个痛快再说。想着他立马站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把门一拉,看都没看外面是什么样的,一抬头一挺胸额头就撞别人胸膛上了。

外面正是那个他躲都来不及的大天狗。

大天狗也是见着妖狐这么久没有出来以为他又出了什么事才决定再看看,谁知道这狐狸走路不看前面刚好就撞上了,他看着蹲在地上捂着额头的妖狐,不知道该心疼狐狸还是心疼他自己隐隐作痛的胸膛。还没等他想明白到底该先干什么,肩膀就被人搭上了,侧头一看是源博雅。大天狗正准备打招呼,却见源博雅突然对他笑得特别灿烂,随即他就听见耳边一声吼:“晴明你家狐狸被其他妖欺负了!”然后给他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留下木着脸的大天狗去面对气势汹汹的晴明,跑一边去找神乐了。

晴明本来还在院子里指挥着式神们装饰庭院的,今早那面墙已经在几个强力ssr的破坏下光荣殉职了,又花费了一上午的时间重新布置,和源博雅商量后他们决定就在今晚举行正式的欢迎会。虽说时间仓促,可在未来美好生活的鼓励下,大将都非常高兴,干劲也特别的足,晴明都开始想自己后面是怎么拳打麒麟脚踢大蛇了。突然就听见有人说他心爱的崽子被欺负,一下子被打断了想象不说还让他想起了式神关系这个东西,这让他感到心力憔悴,准备找始俑者谈谈。

待他走近了才看清了是哪两位祖宗闹了事,这让他开始头疼,如果非要总结的话,大概就是“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结果你们说搞事就搞事”。

就在走道中央,靠着柱子一身火红的他家崽正蹲在地上捂着脸状况不明,站着的大天狗在阳光下神情威严仿佛闪着圣光,让他看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刚站在狐狸面前还没开口就被抱了个满怀,委屈极了的妖狐哼哼唧唧的带着哭腔告状,一口一个“阿爸”萌得他心都快化了,瞬间站明了立场严肃的看向大天狗。

“吾没有欺负他。”
“那他怎么哭这么凶。”
“他刚刚还没哭。”
“那是怕你再报复。”
“…吾不会在这般小事中小心眼。”
“世风日下,可怜我的崽崽替某个妖背锅还被吓晕,现在还被欺负到不能明说是什么事,我可怜的崽啊…”

已经站定立场的晴明根本没打算听大天狗说话了,顺着怀里狐狸崽子的毛一边给他个眼刀让他笑得小声点,语气幽怨的好像下一刻就能编出个曲来谴责大天狗的不义之举。

大天狗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沉默的站在原地心里却用羽刃暴风把源博雅卷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过来救场的是来问晴明布置是否合格的姑姑,她的眼神转悠在妖狐和大天狗之中,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把晴明和他怀里的妖狐一起带走了。

源博雅溜达着过来同情的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却被大天狗一个风袭卷到了树枝上挂着,脸色迷茫不知道干了什么。

至此,夜幕在吵闹中来临。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