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一药】桂花酿

#已交往设定,冲田组一笔带过以及搞事次郎上线。
#纯甜饼,ooc属于我

梅雨季来了,连日的阴雨天气让审神者下达了不必出阵的命令,虽然内番还是免不了,但却也是轻松了许多。

除了被安排到田地里的人不得不看天气外,其他的人好像也就无所事事了,就在横廊便能看见好几个游荡的刀刃,看着阴沉的天气想出去又纠结是否要带伞的问题。

一期一振刚走到演练场门口,就被从后面涌出来的弟弟们你推一下我推一下的差点又回去了,没办法,这本来是药研的工作,看着弟弟们训练,但是自从他来了药研就经常把这事推给了他,还美名其曰“培养感情”,说的原话就是“他们等了你这么久现在也就拿出些时间陪陪他们吧”。这话让他无法拒绝,同时又开始新一次的思考他是不是真的来得太晚了。

“一期哥...”

衣角被拉住,一期一振低头正看到五虎退在旁边站着,他蹲下来摸了摸跟在他身边的小老虎,平视着他的眼睛。

“怎么了吗,五虎退?”

“谢、谢谢一期哥一直来陪我们演练...应该很忙吧,还专门抽出时间...”

“没关系,我来得太晚,所以现在来陪你们也很高兴。”

一期一振感觉自己内心像是被小虎的爪子摸了一下,不锋利却是触到了极其柔软的地方。

“现在演练结束了,去和平野他们玩吧。”

在又得到了小心的回答后,一期一振才起身目送着弟弟跑向另一边。

天上的云虽是沉沉的团在一起,却依旧不能影响他的心情。如果说天气能代表他的心情的话,现在大概是晴空万里。

走过了这条横廊的转角,就刚好看见了正歪头倒什么东西到杯子里的医生,少见端坐的姿势,倒是平添了几分严肃。

“药研。”

一期一振在他旁边盘腿坐下,这里除了药研就没有其他人了,他也就懒得维护在外的姿态。

“一期哥,训练结束了吗?”

药研见着他姿势也没说什么要做出符合身份姿势之类的话,反而换了个跟他一样的姿势,然后继续给另一个杯子倒满液体。

“嗯,他们都很努力。”

一期一振想着五虎退最后那说的话语,表情又不由得柔和了一些。

“我果然是让你们等得太久了吧,抱歉。”

药研没有回答,将刚倒好的液体放在他手边,这个时候一期一振才注意到了他旁边所摆放的零食,细细数去有五种,不过双数的确是只有两种,其它的估计也就没有他的份了。

“药研今天是去的万屋的吗?”

“对大将说‘因为一期哥来来所以想买点东西给他’,就去万屋然后买了这些。”

“抹茶蛋糕,没有我的份吗?”

“没有,我觉得给你一部分吃就已经很大方了,来得这么迟。”

“我知道啦,果然药研还是个小孩子在闹脾气啊。”

“我已经是个大人了!”

再次得到这种回答的一期一振笑着看着药研端起那杯液体慢慢喝进去,也端起自己那杯尝了一口,不过马上又放下了。

“这是酒吗?药研你怎么还在喝酒?”

“是桂花酿,所以我说了我已经是大人了,一期哥!”

“桂花酿倒是适合;不要生气啊。”

“我才不会那么小心眼,不过一期哥倒是听人说话啊。”

“说什么?主公告诉了你最近有要派我们出阵的计划吗?”

一期一振捧着那个小小的酒杯,任温过的桂花酿从食道滑入胃中,从里散发而暖了身体。

“是说,大将想给你举办一个欢迎会,连着左文字家新来的江雪殿下一起,问你有没有时间上的冲突。”

“这种天气吗?热闹热闹也挺好的,我没有任何意见。”

“那我就这样回复大将了。”

阴沉着团在一起的云终于是拧出了水,本算是小雨的雨滴在时间的推移中也变大了,打在屋檐上顺着瓦缝汇流着滴落在地上。不远处的加州清光埋怨着大和守安定没有第一时间从田地里回来,手上的毛巾却是又用力擦了好几遍。

药研认真的啃着他的抹茶大福——在用目光迫使一期一振放弃这个之后,一期一振忍不住抚上药研的头发,软而服帖的发在他手下乖顺的平整了,而头发的主人叼着半个大福抬眼看他,眼里满是疑惑。在他放下手后什么都没问继续和甜点奋斗去了,这下一期一振明白了,他自己就是个陪吃的。

他吃完自己那份樱花羊羹后,就捧着杯子认那些路过的,或远处但他能看见的刀刃,他来的不算早,所以要认识同一个本丸的刀刃还需要时间。在他认真数着那边喝茶的老人的时候,胳膊被碰了碰,转头是药研端着还剩半个抹茶蛋糕的碟子正要递给他。

“吃不下了,今天的甜食大概超量了。”

一期一振接过碟子,也接下了这个口是心非的借口,他不动声色的吃着那半个蛋糕,发现了低着头整理的药研藏在头发里微红的耳廓。

悠闲的时间在随意的闲聊中慢慢走过,等到次郎太刀来喊所有人吃饭的时候他还不觉得饥饿,或许真的是甜食摄取太多了。

“咦,你们今天还有兴致喝酒啊…桂花酿?”

次郎太刀对于酒鼻子总是灵得很,隔着几十步的距离也能闻出来,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看一期一振和药研,走过来望望他们手中的杯子——几乎已经见底了,他又拿起酒瓶把里面剩余的最后一点点酒液分别倒入两个人的杯中,然后堪称是粗鲁的拉开了一期一振衣服把药研的手拉过来强硬的把杯子里面的酒倒在了他胸膛上,还没有等一期一振反应过来,又被次郎太刀拉着手重复了上面的动作,不过他倒酒的对象变成了药研。

“这样也算是完成了吧~不要太感谢我哦,要感谢的话就拿好酒来吧。”

一期一振忙着找随身带手帕没空去理那个明显喝醉的刀刃,次郎太刀没有得到理想中的反应也就又回去了,离开时还提醒他们不要忘记及时来吃晚饭。

药研倒是直接解开了衬衫上的扣子让沾酒的地方露了出来,幸而剩的酒不多,但也足够透过衣料沾湿衣服。药研看着一期一振叹口气,拉着兄长的手腕直接回到房间换衣服。

“这样才赶得上吃晚饭吧。”

“喝醉实在太可怕了,不要紧吗药研?”

“意外的还挺有意思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做——应该就是喝醉了吧。”

药研打断了一期一振还想继续说的话,把脏衣服放在篮子里,又拉着他去吃饭。

“药研。”

“嗯?怎么了一期哥。”

“天晴了。”

药研停下脚步,看着从云层透露出来的微弱光辉,满腔的甜素促使着他做点什么,于是他松开一期一振的手,踮起脚迅速亲了他的兄长一口然后进入饭堂跟着大伙一起吵闹去了。

“桂花酿…吗?”

一期一振用指腹摩挲着被亲吻过的地方,一边应着里面喊他的声音一边又对这个散发着光亮的天空挥了挥手。

他不知道付丧神是否有转世轮回,但在他们相遇的现在,他会保护好他。

————————————————————
和友人出去玩的时候正巧点了这些吃的,然后就突然下起雨来了x不过是在室内所以也不担心,就想着这种天气本丸里的他们该会是什么样子呢,因为刚好和友人约了一药所以就促成了这一篇的产生,关于食物和脑洞来源会是单独的图片发,希望能得到您喜欢。
图片链接http://juyi0827.lofter.com/post/1da70228_106da69c
顺便许愿一期一振和江雪x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