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居中有个一

沉迷挖坑,更新随缘

#鬼狐天冲生贺,微鬼莱
#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吃个刀子冷静下,大人生日快乐。

一样事物一旦消失,便是终局。——《末世之城》

从最开始而言,一旦踏入这个地方,就不会存在于“舍不得”的这种情感情况了。

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除去比赛这个本身的性质,世界之中的弱肉强食也是如此明显。弱者,被踩在脚下,成为垫脚石;强者,自然也就有了无数的理由去护卫他行为存在的合理性。

从加入比赛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元力拥有缺陷,强大却又不足,这比弱小更为致命;不是天才,可又有了不该有的东西,放弃却是更不可能,来这里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理由不能离开,只有向前行。

无意中救下的人成了所谓的第一个“伙伴”,最开始的偷偷跟着还不如说是漏洞百出的尾随,等敞开了交谈,才是默认于一起行走的人。

从此开始有了团队这个东西,人多力多,该也是如此。强食者虽不多,弱肉却是一抓一大把,或同情,或怜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进入这个队伍,我便从“力”变为了“脑”。

然而不够。

这些力量依旧不够我上到那个目标,弱者的集合力量不足小觑,分散而来却仍旧是蝼蚁之力,若不集我一人身上,我又如何能达到那个目标?

无条件听从我话语的“伙伴”们接受了提议,遮挡面容,隐纳身份,从此有了弱者们的集合鬼天盟。

面具算是个好东西,能遮挡住表情不说,还有另一种用途。常与强者对话,心有不甘却不显,也是这面具的功劳。

天才与普通人之间到底差了什么?我有时候便想着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往往都是一个模样,那就是不公。

这个世界的初始,这个比赛的初始。从最开始就是不公的,所谓的公平,也不过是在几人等之上;而这几人之下的死活,又有谁来管呢。

加入的人都是想变强的,想要留在这个比赛里,相反的却是他们无比弱小,我深谙此理,便给予鼓励,告诉他们我们是能够变强的,告诉他们我们会比所谓天才和强者走得更远。

然而这话谁也不会相信,至少我是不会,真正的所做的事情也不过是他们自己的盲从罢了。

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还来了新人,有趣至极,如果说阳光那样的东西大抵也是不为过。可惜就是太天真,重义。看重一个东西到了极致便会成为突破口,我抓住了这个缺口,迫使他留在了鬼天盟,从而还发现了他另一个有趣的身份。

变强,就是一步步的踩着其他人的尸骨上去的路途。百死百生,将由我带着他们的期望登上那个高峰,随即,便是可以安心死去了。

天才依旧是天才,计划也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从事情发生了不可预料的转折时,我就知道我已经要输了。

最衷心的人也是最愚钝的人,既然都是同样的结局,又何必去受同等的伤痛。

不是所谓的“舍不得”,只是觉得不甘心,更不想被一直在身后的人保护,虽然我一直做的都是这种事情,可唯独这个从开始到现在的“伙伴”我是不愿的。

结局来临时,会光速带走曾经展现过的东西。

而被遗忘之时,失去的全部不再重来。

评论
热度(8)